人民网>>人民创投

趣学车准备如何讲一个19封信上市的创业段子?

李威

2017年01月22日09:08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当你们收到我的第19封信的时刻,不是在敲钟的前夜,就是在敲钟的当夜。”这是趣学车创始人刘老木(刘伟俊)在创业之初写给员工的一封信。在见诸媒体的报道中,刘老木有两个爱好,一个是讲段子,一个是在信中讲段子。这一次,刘老木和趣学车要讲一个19封信上市的创业段子,准备重塑驾培服务。

“上市不算成功,但是算一个小阶段性的胜利。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小阶段里,可能会经历大概十九个左右的大的困难或者台阶。”刘老木希望通过19封信帮助团队保持自我驱动力和创业精神,避免企业的价值观随着人才密度的稀释而稀释,“用一种比较有趣的方式,向大家传递信心。”

“书生”与“土匪”

“Work hard,Work smart。”刘老木在第八封信中这样写道。这是一种警示,他想告诉他的部门负责人、大区经理、城市CEO们,努力就能成功的创业阶段已经过去,术业有专攻的阶段正在开始,“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变得更加专业。”

“我们现在要拉升了,人才密度很重要。”刘老木写第6封信的时间是2016年6月底,当时趣学车有100多人,到了9月份第八封信发出时,公司已经扩展到了500多号人,完成了天使轮、A轮融、Pre-A+三轮融资。“最早期可能更多需要一种鼓励,到中期,更多的需要一种提醒和一种方法论的传递。”

趣学车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全国性互联网驾校连锁品牌,成为驾校运营商。刘老木判断,“在这个行业里面会出现多个甚至十几个全国性的、大区域性的品牌连锁驾校,会出现几个甚至十几个中小型的上市公司。”

因此,趣学车需要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事实上初创团队是很难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的,如果一定要在互联网驾培这个领域说核心竞争力的话,就应该是团队,是如何建立一支优秀的团队去实现创业的目标。我觉得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土匪和书生、学霸和学渣能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相互欣赏,彼此成就。”刘老木说道。

他觉得,如果赛道不是特别烂,95%以上的公司是不会被别人打败的,也不会被所谓的资本寒冬打败,而是败给了内部组织、公司文化的发展滞后,以及团队的执行力和凝聚力不行。“在资本寒冬中,你的企业要拿到500万风投很难,但是拿到500万风投,踏踏实实做事,回归商业本质,要死也挺难的。”

这个阶段,趣学车的关键在于如何进行团队的蜕变。刘老木对团队的要求是,既要有“书生”,也要有“土匪”,他自己则是“伪学霸、真学渣”,负责把 “书生”和“土匪”这两股绳子拧到一起。“书生”负责搞定品牌、运营、产品、技术、财务和法务等业务,“土匪”则要负责好C端销售和B端驾校经营和服务。其中,“土匪”一定要是一定要是3.5本以下大学毕业的,3本大学都不行,否则都“不知道怎么跟传统驾校打交道”。

除此以外,正在加速前进的趣学车也需要经历从一个草莽的创业团队向更为正规化的公司蜕变的过程。对于刘老木和趣学车而言,这是在业务发展之外,作为一个“书生”和“土匪”的结合体必须经历的又一种挑战。实际上,这是一个减少团队之间情感信任,加强规则信任的过程,“土匪”们往往会比书生更为不适应。

“减少对别人信任的时候,别人也是蛮痛苦的。比如两个创业兄弟,刚开始干的时候,什么我都相信你,后来我总得多问一下,会多一道流程。有人可能会觉得,你怎么还不相信我,你非得让我通过OA申请这个吗?要能够跨越这个阶段,需要更足够的信任。”刘老木相信,公司发展到成熟阶段,管理上一定是控制大于信任。

重塑驾培服务

在创立趣学车之前,刘老木和他的团队已经在做一个to B的项目,为江西赣州的114个驾校、3500台教练车、每年25万的学员,提供IC卡计时系统。而同样的驾校在全国有一万四千多个,有80万台教学车,每年数千万学员。整个驾校行业更像一个行政机构,在兜售一种注册指标和考试指标,不需要考虑服务质量和学员体验这样的行业痛点。

改变的契机出现在2015年5月,公安部和交通部在一次座谈会上提出了对驾培行业进行改革,开放注册指标,开放自学自考。这个行业必须要开始考虑痛点了。

2015年7月,刘老木来到北京成立了趣学车,8月10号趣学车APP上线,8月19号内测,9月1号正式在赣州试点。这是刘老木打造全国性互联网驾校连锁品牌,乃至驾校运营商的起点。趣学车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趣学车已经在全国30座城市开通服务。

但是,这个起点最初并不被看好。《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在2015年12月10日才正式发布,而在此之前,刘老木接触过的很多投资机构,基本都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选择了放弃对趣学车的投资。

“往往在最关键的一个点上,感性地判断,很重要。”刘老木选择相信驾培考试制度的改革会在短时间内到来,恰好又遇到了选择相信他的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从而拿到了天使轮融资。结果政策在半年之后出台,证明了他们的判断。

刘老木从做IC卡计时系统服务商的三年经历中,总结出的行业痛点是重塑服务。“传统驾校有土地、有车辆、有资质,但是闲置率很高。我们可以帮它做品牌、做互联网信息化、做用户运营、规模化,将服务标准化。所以这是一种互补,是一个传统行业转型的服务升级。”

在他的计划中,趣学车早期阶段要做校中校,把驾校闲置的资源盘活,帮助驾校赚大头的同时,自己赚小头,在此基础上,建立彼此的信任。然后与驾校合作,建立全国性连锁品牌。再往后,当技术实力等各方面条件都成熟之后,趣学车会成为驾校运营商。

“回归商业本质,就是三点。第一,你的产品有用,你的服务有人用;第二,人家愿意买单;第三,愿意给你留下适当的利润。创业公司不要去试图去创造需求,我们就踏踏实实从平凡入手,捕捉需求。”

有野心,也害怕失败

“做一个奢侈品品牌,即使做到一千个亿,我都不觉得它有多伟大。但是,你能够为整个行业带来改变,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这样的企业,我觉得很伟大。”刘老木的野心并没有体现在对公司市值的过度追求上,而是体现在了对改造行业的热衷上。

但是,他同样在时刻提醒自己和团队,要保持谦卑,提醒自己永趣学车准备如何讲一个19封信上市的创业段子?远都是一个弱小的创业者。“不管未来估值是10亿、100亿甚至是1000亿美金,这都不应该是我们的目标,而是我们努力的结果。”

保持野心的同时,不断提醒自己要谦卑,这种矛盾同样体现在刘老木的人生选择上。正儿八经的海外名校金融经济科班出身的刘老木,却选择把自己学的条条框框的东西打碎,在驾培这个很接地气的行业进行创业。他认为在这种最基层的用户需求、最原始的商业行为里,能够获得更多的成长和认知。

“把眼前的事做到极致,以后的美好自然呈现。企业不是一下就伟大的,它要从不正确走向正确,从不伟大走向伟大。校中校就算不上是最好的模式,但是只有做完校中校,才能做驾校连锁品牌,只有做完品牌之后,才可能做驾校运营商,才可能给我们机会,去做一个改变行业,提升整个行业效率的事情。”

趣学车将要经历的并不是一片坦途,在刘老木环环相扣的计划中,每一个步骤的容错空间都很小。正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现阶段互联网与驾培行业的结合干得还是别人不愿干的脏活、苦活、累活,也面临更多的挑战,这是刘老木的压力和动力所在。

“我非常害怕失败。其实一个创业者背后有很多的支持者,学员用信任给我们投票,投资人在资本寒冬中用有限的资金给我们投票,同事们用青春给我们投票,我们的家人用离别和等待给我们投票。如果有一天败了,你怎么说再见?你怎么样对你的投资人说出,对不起,下周要清算了?你怎么对你的兄弟说出,你们要开始找工作了?”

聊到这个话题时,刘老木说:“这样的场景,提醒着我们的创始团队、核心团队。把最痛苦的事情每天想三遍,努力让它不要发生。”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赖悦)

金台大咖慧

投资·新三板

热点人物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