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特朗普当选,经济学家是“神助功”

王丽颖

2016年11月21日08:4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即使经济学家没有能力阻断特朗普当选,但是他们作为富有知识的一拨人,在全球化发展问题上摆出一副旁观者和拉拉队的姿态,在本次大选的公众辩论方面起到了反作用。”

英国脱欧刷爆了世人的眼球,金融机构纷纷评估脱欧对自身可能带来的影响,并考虑是否撤出英国,在其他欧盟国家设立分部。经济学界则是把“硬脱欧”和“软脱欧”将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当作研究课题。而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再次爆冷,特朗普当选。于是,经济和金融界又迎来新的课题:世界会迎来一位“硬特朗普”还是“软特朗普”?

是的,当下没有任何话题比美国特朗普当选来得更热,全世界的金融市场都为此上下波动。特朗普提出的“美版4万亿”财政刺激计划以及明确表示不支持TPP的主张,令市场掀起了一股研究“特朗普经济学”的热潮,这其中也包括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

为什么美国会选出一个看上去“不靠谱”的特朗普?在罗德里克看来,在这一出乎预料的选举结果背后,一些经济学家要负部分责任。“即使经济学家没有能力阻断特朗普当选,但是他们作为富有知识的一拨人,在全球化发展问题上摆出一副旁观者和拉拉队的姿态,在本次大选的公众辩论方面起到了反作用”。

为什么罗德里克会这样谴责他的同行?这还要从他1997年出版的《全球化已经走得太远》这本书说起。这本书是今天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许多经济学家心中的疑问。

他曾在书中这样写道,“如果没有政府更多的干预,过分全球化就会加深社会分裂,加剧财富分配失衡问题,甚至会破坏国内社会交易。”

罗德里克说,当初他那本书出版时,就有经济学家反驳称,这本书的观点会给“野蛮人提供弹药”,会加剧贸易保护主义,尤其会让那些有很强地方保护主义观点的人找出更多全球化发展的弊端。

面对争议,罗德里克表示,“当你发表一种观点时,就要做好应对风险的准备,因为一些持不同观点的人总是会在公共辩论中劫持这些敏感点。”

他认为,作为经济学家,就应该勇敢地辩论出是非对错,刻意去掩盖一些事物的缺点,反而适得其反。比如,在全球化浪潮下,制药企业追求的是更严格的专利保护规则;银行总是想方设法不受限制地进入外国市场;跨国公司总是会寻找特殊的仲裁法庭寻求利益最大化。

罗德里克还戏称,如果亚当·斯密和大卫·里卡多读过奥巴马时期提出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以及与欧洲的TTIP等协议,也会急得从坟墓里爬出来。

罗德里克指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经济学家们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支持贸易大局,忽视其他负面效应。而这一不成文的规则最终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某些制造业群体的收入下滑严重,非但没有在贸易大潮中获利,反而成了受害者。经济学家早就知道市场正在失灵,包括劳动力市场、信用市场、认知或外部环境以及垄断都会造成这些收益的下滑,但是没有人真正正视该问题。最终,他们成了那些“野蛮人”的帮凶,99%的平民阶层开始对1%的富裕精英阶层心存不满,于是给了特朗普这些人机会。

就像罗德里克所言,全球化发展的各种弊端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保守派运用得很到位。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就表示,一旦当选,会重新启动全球贸易规则谈判,使得美国经济增速翻倍。他曾在底特律提议,会借助贸易和税收激励措施来推动美国企业把就业岗位和海外利润迁回或汇回本土,从而刺激美国近年来不够强劲的经济增长。

而按照美国大多数选民的逻辑:通过选举全世界最会做交易的人当总统,美国可以再度变得伟大。至于特朗普诚实与否,他们并不在意,既然政客们都说谎,那么,特朗普几乎不可能比希拉里·克林顿还糟。(资料图片)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