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贾跃亭现象

史燕君

2016年11月14日08:3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极致,是一种诱惑。

贾跃亭,创业者,致力于搭建乐视生态,不伟大,宁死亡,难苟且。为了构建这份极致,贾跃亭的创业路径极致,先铺摊子,跨行,跨业,一个接一个,步伐之快之大,令人眩目。

极致,是一种负担。

为了实现这份极致,六年,首发、定增、发债共9次,融资92.86亿元,依然不够花,以至于,贾跃亭成了一个极致CEO,“全世界最穷“,“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自曝家丑,短短数言,方式依然极致,“最穷,没有之一”。

极致,是一种现象。

为了推动这份极致,贾跃亭“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在像极了苹果产品发布会的“舞台”上,“伟大”、“超越”成为高频词,虽然偶尔“晃范儿”,但是,只要公开亮相,必成焦点,引发舆论两极情绪。几番回合,乐视生态和贾跃亭皆成为一种现象。

这份现象背后,是中国创业氛围的火热,是中国智能制造的瓶颈,是制度环境的偶尔纠结。正因为此,眼下,远未到对这一现象盖棺定论之时,还应该让贾跃亭现象再飞一会儿。

贾布斯

贾跃亭第一次公开亮相,是四年前。

2012年9月14日,乐视网宣布停牌,原因是“筹划重大事项”。

有关“重大事项”猜想,随后几天,铺天盖地,主要有三个版本:收购其他视频网站、进军电商、推出电视终端。

2012年9月17日,贾跃亭微博上继续逗闷子,“9·19,乐视网将宣布重大事项,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而言,将会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

2012年9月19日,发布会场面颇大,《国际金融报》记者第一次见到贾跃亭,黑T恤、蓝牛仔裤,不仅行头像,言谈举止间,也有几分乔布斯。

站在与苹果新品发布会神似的舞台上,贾跃亭宣布,乐视进军智能电视行业,推出乐视TV超级电视,重塑互联网时代的电视行业。

从这场发布会开始,“贾布斯”称号不胫而走。

以后每次产品发布会,贾跃亭的行头都是“黑T恤、蓝牛仔裤”,而且,苹果总是在其发布会上扮演着重要角色——比如,在某次乐视手机的发布会上,乐视特地改编了苹果1984广告,“苹果公司被描述成一个专制者,而乐视是一个无畏的少年,最终咬了被祭奠起来的苹果”。

甚至,在“哭”上面,贾跃亭也无意识地向“乔帮主”靠拢。据《乔布斯传》,乔布斯一生共哭泣了157次。今年早些时候,乐视汽车的发布会上,贾跃亭的“哽咽”,感动了乐视人。

在演讲或访谈中,贾跃亭以颠覆者自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介绍产品多以超越苹果为目标,屡次表达对苹果创新的失望。

乐视生态

有人说,乔布斯的中国门徒中,贾跃亭是最好的一个,因为他确实将很多不可能成为了可能。智能电视、手机,抑或是即将落地的汽车,乐视都将大多数认为的“忽悠”落了地。

贾跃亭第一次登台宣传产品时,乐视还只是一家视频网站。随后,迅速切入若干不同领域,包括电视、影视文化、体育、商城、汽车、移动智能、金融,贾跃亭称之为“乐视生态”。

仅去年以来,合作扩张就令人眼花缭乱。

2015年3月23日,乐视与北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意欲打造全新一代互联网智能汽车及汽车生态系统,并创立轻资产品牌。2015年6月28日,乐视网旗下公司以约21.9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2015年9月9日,乐视宣布战略投资北京电庄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开展充电桩业务的拓展。2015年末,乐视网旗下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以6.5港元每股的价格认购TCL多媒体新股3.49亿股,总计22.7亿港元。交易完成之后,乐视将持有20%的股份,成为TCL媒体的第二大股东。2016年1月5日,乐视宣布与法拉第未来达成战略合作。2016年1月21日,乐视宣布正式进军印度,将在印度成立规模千人的产品研发中心。

如此密集的并购合作,正是贾跃亭的战略,“乐视第一阶段主要是烧钱扩张”。

2016年年初,乐视发布全球化战略,并以美国、印度等为首选地,开始更大范围的扩张。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生态模式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如何让乐视7大子生态强强化反,是全流程,每一个环节来实现的。”

“贾”布斯?

从公开资料看,贾跃亭并无排斥“贾布斯”的言辞。那么,他真的是中国版乔布斯吗?

从两个公司发展模式上看,乐视虽然构建了生态,但尚未能与苹果全面抗衡。比如,从财报上看,苹果不仅是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之一,也是现金充足的一家公司,这区别于乐视网,也区别于乐视控股。

与乔布斯坚持专注而简单不同,贾跃亭更激进更偏爱多元化。如果说,两个人都有一种极致的追求,乔布斯是追求“精”,贾跃亭选择把面铺“大”。

发展路径不同,除了个人特质有别外,还与各自所处的创业环境有关,特别是中美的科技发展环境不一样。通过几十年的发展,美国早就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典型的例子是,苹果也需要营销,但从不会过度,乐视有很多发布会,但更多是“一种展示”。相比之下,本轮中国互联网创业热潮高潮之下还缺乏一种专注精神与技术沉淀。

“乐视其实体现了这个阶段中国互联网业的真实一面,我们经常说全球互联网业里,我们多少家企业进去前列云云。其实,我们核心的竞争就那些,抛开中国市场要素,很多都是虚的。”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这既有企业因素,更有中国互联网的大环境因素。

探讨这个问题,有一段过往不得不提。

2014年,贾跃亭滞留美国,有一种说法是身体有恙,还有一种说法是另有“要务”缠身。对此,品玩(PingWest)在报道中甚至用“政治动物”给贾跃亭贴标签。

无独有偶,中央电视台11月10日报道,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被指控为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其中,就包括了乐视网。乐视第一时间回应,“公司始终依法经营,乐视网及其实际控制人在内的现各主要股东、董监高人员均与上述事项无关,不受任何影响”。

资金链

极致的创业个性,极致的发展路径,令乐视生态一直被“资金链紧张传闻”笼罩。面对此类传言,乐视一贯策略是,强势反击。

数据显示,乐视网2010年上市,除2011年以来,年年通过各种直接融资方式(包括债券、定向增发)等进行融资。据不完全统计,如果再加上间接融资(包括短期借款、银行贷款等)(按筹资现金流入计算),乐视上市公司IPO以来募集资金规模超过200亿元。这个规模,比很多创业板上市公司市值还要大。

11月初,有消息称,乐视汽车生产因资金问题面临停产,贾跃亭遭遇了乐视网上市以来最大的资金链危机。11月2日至11月10日,6个交易日,乐视网股价累计跌幅达14.3%,蒸发市值超过125亿元。这一次,贾跃亭罕见承认。

11月6日,先是“不小心”流出了5000字反思信,之后,接受媒体专访,坦言资金压力很大,表示未来要调整战略,告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

“蒙眼狂奔只能是一种精神,具体经营要是缺乏数字化,这样疯狂扩张,财务面肯定会出大问题。”上述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这样如此依赖杠杆、持续拆东补西、反复透支上市公司肥力的公司真的很少见。”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感叹称,目前的贾跃亭还不至于面临乔布斯当年被赶出公司的境遇,但是如果他自身没有今天这种反思精神,乐视真的危险。

BetaCar

11月9日,贾跃亭携高管团队在乐视大厦内召开了投资者交流会,面对面回答投资者的疑问。

当日早上9点30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隅的乐视大厦一层,站满了排队等待进入投资者交流会会场的投资机构人士、个人股东与媒体人员。这恐怕是乐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场投资者交流会了。除了交流会会场满座,两个临时提供电视直播的会议室也是满满当当,甚至还有部分无法进入会场的人在与安保人员交涉。

交流会上,对于资金链问题、全球化战略以及上市公司业务板块调整、未来战略核心等问题,贾跃亭一一回应,并强调乐视不会委身于任何一个第三方,再次喊出“乐视要么伟大,要么死亡”。

上市公司方面,贾跃亭认为,自己过往关注度不够,并表达了“对乐视网长期价值投资股东的感念和歉意”。接下来,股民或可在资产注入预期、业绩表现以及大股东支持等方面期待乐视网表现。

从贾跃亭的表态看,快速烧钱扩张业务的乐视确实缺钱,为了扭转现在的局面,乐视将进入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停止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走向高质量、可持续增长之路,彻底挣脱资金枷锁。

那么,进入反思调整阶段的贾跃亭前路如何?

“现在贾跃亭终于把脚点在了刹车上。”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说,但反省仅仅是一个开始,实施战略大调整才能将乐视带到安全地带,瘦身与产业聚焦乃乐视当务之急。不彻底治愈“浮肿病”,所谓的反省没有实际价值。

上述业内人士说,乐视的内容是健康的,电视业向前付费也是真正的商业模式,手机能带动规模,如果乐视汽车做成功了,对于品牌以及全球影响力来说,无疑是最有效的,只是资金压力确实很大,“如果后续有新投资者进入,顺利度过此次资金危机,乐视未来还大有可为。”

是驴子是马,明年美国CES展或是贾跃亭见分晓的时刻。届时,贾跃亭寄予厚望的乐视汽车首款量产车BetaCar将露面。据贾跃亭说,凡是看过此车的人都会心动,高通董事长保罗·雅各布上个月专门去看了一眼,看完之后便放弃原来准备购买特斯拉Model X的决定,因为要等着买BetaCar。

(责编:陈键、胡晓)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 走进硅谷高创会(组图)
  • 第一届中美新媒体论坛在硅谷召开(组图)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