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滴滴早期投资者朱啸虎:创业路上有“大坑”

2016年09月12日10:5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2012年6月,程维拿着80万创办滴滴打车,几个月后,本金消耗殆尽。为拯救公司,程维与20个风险投资机构进行了接触,结果被他们全部拒绝。直到年底,程维收到了一位投资人发来的微博约见信息,见面半个小时后,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谈妥。

2016年8月1日,这个故事有了最新的“剧情”,当天,滴滴与Uber中国宣布合并,媒体报道称新公司估值高达350亿美元。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就是那位眼光独到,被誉为“独角兽捕手”的投资人。从投资饿了么,再到投资去哪儿、滴滴、小红书、映客,朱啸虎的落子布局,精准而有力道。近期,在脉脉举行的一场视频直播活动中,朱啸虎分享了他的创投心经。

提问:你觉得创业路上最大的“坑”是什么?

朱啸虎:最大的“坑”我觉得还是商业模式不对。在中国,不少创业者很优秀,但好的商业模式非常少。过去10年,每年增长出来的市值达到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可能也就4到5家,其它的大部分是因为商业模式不好。所以,创业者在动身之前真的要想清楚你的商业模式到底怎么样?到底行不行?你要可进、可退、可守,这才是最靠谱的商业模式。

提问:创业有不死法则吗?

朱啸虎:腾讯也不能说它自己死不掉。两年前,马化腾也是非常焦虑的。我觉得互联网产业里面很难有不死法则,所以,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包括很成功的CEO都很焦虑。滴滴的程维也很焦虑。

提问:什么是伪需求?

朱啸虎:很简单,靠补贴的需求都是伪需求。我们为什么投滴滴,因为它满足的是刚性需求,会带来很多用户。

提问:2012年,2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都没有投程维,直到你把200万美金打到他账户上,你怎么判断滴滴当时满足的就不是个伪需求?

朱啸虎:我们有几个新的判断,我觉得大部分人那时候不投滴滴,主要是因为优步在美国做的是专车,滴滴在中国服务的是出租车,很多人都认为应该做专车,但我们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专车当时在中国是新生事物,绝大部分消费者并不知道专车,在当时,出租车市场是一个存量市场,互联网创业者要借助这些传统行业的肩膀,先行占领,然后再推出自己的产品。所以,我们那时候拍板说必须做针对出租车的服务。

提问:很多O2O需求在当下约等于伪需求,你同意吗?

朱啸虎:没有。我觉得,在任何一个互联网泡沫周期之后,都会出来两三家巨头。

提问:对O2O市场新进来的创业者,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朱啸虎:中国互联网过去的15年,每三年是一周期,如果创业没有把握好这个周期,融资是非常难的。比如你现在去做端游,是没有人投的,再比如你现在去做PC电商,也是没人投,因为你错过了周期。

提问:如果靠补贴来获客,你界定它就是一种伪需求?

朱啸虎:说句实话,肯定不敢投。

提问:可当时程维的滴滴就是靠补贴来获客的。

朱啸虎:一开始,补贴完全是腾讯出的钱。当时,腾讯说滴滴推广不行,滴滴报了一个700万的方案,他们说太少了,给了1500万。本来,1500万是要用一个月,但上线以后半天就没了,效果非常好,他们就说我再补贴一下。

提问:当时是很偶然的事情?

朱啸虎:对,非常偶然。

提问: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朱啸虎:还是有后怕。我们都没想到补贴效果这么好,但是,万一有什么事情让资金断了的话,就是万劫不复。

提问:对,滴滴这个案例有太多的偶然和巧合,能把这个模型案例分析出来,供其他后来的创业者学习吗?

朱啸虎:我觉得很难。首先它的用户场景是非常微型的,这种高频标准化产品非常少。第二程维学习能力非常强。我觉得,大部分的创业者一年驾驭35倍的成长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能驾驭这种几十倍上百倍成长的人非常非常少。程维有胸怀去容纳更强的人,他说服一些创业元老,从外面把更强的人引进来,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提问:在O2O一些特别的领域,大家一度认为它能满足绝对的需求,你怎么看待O2O上门服务?

朱啸虎:任何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必须要能提高效率,只有能高效率的才是真正符合商业逻辑的东西。厨师一天能服务几百个客户,如果要去上门的话,最多服务三四个客户,效率是显著降低的,效率降低的情况下,你只能提高服务单价,上门服务这种商业模式对应的必须是高端服务。你如果做的是高端的,餐饮、美甲服务上门服务都是可行的,如果能做得很大,会是个很好的生意。

提问:金沙江一直很骄傲的一件事,是总能提前3到6个月找到钱。

朱啸虎:我们很感谢创业者,感谢运气。

提问:可是如果提前3到6个月投资饿了么、映客、滴滴,这也是有风险的,你怎么做到?

朱啸虎:我觉得你首先自己要体验这些产品,第二你要有带入感,想一下白领会不会喜欢这些东西。

提问:再讲一下资本博弈,最近的万科事件,王石和创始团队受到很大的冲击,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朱啸虎:我觉得创业者要学会保护自己,一开始就要从架构上保护自己。万科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它是“裸奔”,董事会等层面没有任何保护制度,群狼环伺,都想咬一口。

提问:王石最吃亏的就是一开始没有设计好,如果再复盘,设计什么样的制度可以避免创始人被踢出去?

朱啸虎:有更合适的董事会或者是投票权非常重要。融资是不可避免,创始人的股份肯定会被稀释,设计、保护好自己投票权是非常好的手段。

提问:有没有一些规律可循?

朱啸虎:在互联网企业中,这种保护机制是很常见的,像京东刘强东可能只有11%的股份,但投票权占80%左右,这种设计是非常常见的。

提问:您曾经投资过拉手网,它曾达到10亿美金估值的巅峰,但是你自己后来回顾认为它不是很成功的案例。你最终从中发现了什么?

朱啸虎:我觉得两点,一个是创业者必须要有胸怀去吸纳比自己更强的一些人。初创企业发展得非常快,元老都是跟着你一起打江山,但是把江山打下来以后,必须要有比你更强的人进来帮你守江山,当初我们向拉手推荐了一些人,但没有被接纳,这是非常深的教训。必须要有胸怀去容纳更强的人,你要有能力去说服你的创业元老退居二线。第二点是在公司不需要上市时别太早去上市。 (人民创投网记者陈键根据问答速记整理,内容有删减)

(责编:陈键、胡晓)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