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96费改”冲击 第三方支付焦虑手续费

本报记者 唐逸如

2016年09月05日08:1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9月6日起新的刷卡费率即将正式施行,不仅行业分类被取消,刷卡费用下降,而且由政府定价转为收单机构市场化定价。市场化必然导致竞争加大,也将加剧行业洗牌。对一些不够规范的支付机构来说,违法套码空间不再,盈利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最近都在忙‘96费改’的事情。”这是一位规模排名全国前十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所谓的“96费改”是指央行和国家发改委讨论了几年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改革。根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要求,刷卡手续费调整将于2016年9月6日起实施。此次费率调整将是银行卡收单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变动。

  随着这一新规实施,收单行业将取消手续费行业分类,并实施市场调价。这意味本已白热化的第三方支付收单市场或将迎来更激烈的竞争。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监管环境逐渐趋严,单纯依靠手续费为生的支付机构已经陷入了生存危机。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未来支付机构将大规模进入业务转型期,行业并购趋势或愈演愈烈。

  市场容不下267家牌照

  8月29日下午,央行再次对12家非银支付机构作出续展决定。与第一批支付牌照续展结果相比,有两家企业——山东鲁商一卡通支付有限公司和上海富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因为各自的业务合并事宜,央行暂未给出续展时间期限。

  央行要求,上述两家公司应于2017年2月28日前完成各自相关支付业务承接工作。央行将在业务承接工作完成后,办理相关《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注销、换发事宜。

  薛洪言告诉记者,目前已出现业务合并的公司皆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此前因为业务类型、所属区域不同而造成了牌照的分离。央行鼓励机构主动整合许可证支付业务范围,更好发挥支付业务的规模效应。

  据记者了解,起初,人民银行规定,为了避免刺激预付卡发行,预付卡发行、受理与银行卡收单不能属一家机构。而后,央行通过续展支付牌照,明确了两类机构同属一个实际控制人的,可以进行机构和业务的合并。

  不过,薛洪言认为,随着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趋严,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不同控制人支付机构整合的现象。

  “267张牌照还是太多了,支付行业是一个规模效应比较强的行业。”薛洪言说。

  2011年5月,支付宝等27家支付机构,获得了第一批支付牌照。在随后的4年时间里,央行一口气发了八批牌照,共270家支付机构获得了“通行证”。此后,因“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涉嫌非法吸储”等原因,浙江易士、广东益民和上海畅购的支付牌照相继被央行注销。

  根据央行抽样数据表明:第三方支付机构中,交易额超过1万亿元的有2家,其中盈利的2家;交易额在5000亿至1万亿元的有5家,其中盈利的4家;交易额在1000亿至5000亿元的有9家,其中盈利的9家;交易额在100亿至1000亿元之间的有16家,其中盈利的10家;交易额在100亿以下的有165家,其中盈利的仅51家。

  也就是说,交易额规模越小的支付机构,其盈利的可能性越低。

  上述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收单行业的成本价费率在千分之四,如果算上人力、折旧等成本,要保持千分之五的费率才能不亏损。而“96费改”后,激烈的价格战或不可避免。

  “现在价格战已经打到骨头里了。”上述负责人以此形容线下收单业务竞争的惨烈程度。

  生态化运营是出路

  事实上,早在两三年前,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已经预见了这一现象。

  上述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早在2014年,公司高层就曾讨论过手续费清零的问题,当时很多人还觉得不可思议。但最终高层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第三方支付企业仅做通道业务,那么是不可能养活自己的。

  “这是逼着我们进行业务创新和商业模式的转型。”上述负责人表示。

  薛洪言认为,一个可能的方向是建立自身的生态系统。支付机构的核心优势是多年积累的用户和数据,通过挖掘这些资源,再辅以其他的小贷、私募基金、征信等牌照,可以为用户提供增值的服务。

  记者注意到,已有不少机构早已开始转型。比如,两年前拉卡拉就开始涉及支付、征信、信贷、理财等多领域,逐步转型为综合性互联网金融集团。另外,通联支付也提出了“支付+金融+电商”的发展思路,为优质客户提供定制化综合解决方案。

  而另一个可能的出路是纳入某一大集团的生态体系。据记者采访了解,目前一些中小支付机构还在艰难为生,就是希望能将牌照出售给有实力的股东。

  自从央行宣布不再批设新的支付机构以来,支付牌照已经变成了一种稀缺资源,其价格也在水涨船高。最新的消息是,8月恒大花费5.7亿元收购集付通,曲线获得支付牌照。

  上述负责人认为,对于大型集团来说,支付业务可以定义为成本中心,因此对其盈利没有要求,而是服务于其体系内的其他业务模块。

  薛洪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监管层政府也在推动兼并重组,鼓励大的事业集团收购中小支付公司的牌照。这种兼并重组,在三四年内可以完成。

  直连模式将被切断

  不过,即将出台的网联平台,或许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第三方支付机构构造生态集团的优势。

  近日据媒体报道,央行已原则上通过了成立网联平台整体方案的框架,并计划今年年底建成。网联成立后,第三方支付将由银行直连模式过渡至第三方平台统一转接清算模式。

  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迅猛发展。数据显示,2015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理互联网支付业务333.99亿笔,金额达24.19万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55.13%和41.88%;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398.61亿笔,金额达21.9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0%和166.5%。

  但是面对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如何监管就成了大问题。今年以来,央行连续开出多张千万罚单,其中不乏易宝支付、银联商务等行业巨头。

  业内人士认为,第三方支付企业统一接入网联,从根本上杜绝了非持牌机构开展支付清算业务的可能性,也彻底废除了第三方支付龙头多渠道、低费率的护城河。但这也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将无法实现信息流和资金流的闭环,其核心竞争力或被削弱。

  薛洪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网联平台推出后,第三方支付机构或可以挖掘之前积累的数据,但以后或许无法实时更新数据信息。因此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转型刻不容缓。

  薛洪言预计,网联平台上线后还会留出一段时间的过渡期,可能在两年后会正式全面推行。因此留给第三方支付机构转型的时间非常紧迫。(柏可林 摄)

(责编:陈键、胡晓)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