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红灯闪烁  这些国家麻烦大了

本报记者 王丽颖

2016年08月29日08:2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世界经济尚未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阴影中走出来,又新添了风险因素。今年的G20峰会,中国将把“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作为主题,紧扣世界经济最紧迫的挑战,为全球经济发展与合作探寻新方案。

  据悉,全球经济进一步可持续性复苏将成为9月20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首要议题。

  金融危机8年来,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复苏反复不定。当一些国家加速转型之时,另一些国家却陷入本币大幅贬值、恶性通胀加剧以及政局不稳的困境。

  蒙古国:

  经济面临崩溃

  2011年,蒙古国还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每年经济增长速度超过17%。2012年,该国时任总理巴特包勒德甚至大胆预计,蒙古国未来10年都将维持高速增长。

  然而,受2014年以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下滑以及中国经济减速影响,蒙古国经济面临“破产”风险。本币图格里克汇率已经连续下跌了20多天,仅8月跌幅近8%,年初至今累计跌幅11%以上,创下1993年有数据记录以来最低水平。

  近期,全球期货价值大跌,蒙古国的金、铜和煤矿等自然资源出口受阻。据悉,该国90%的自然资源都出口中国,而随着出口需求的下滑,图格里克成为目前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

  更糟糕的是,蒙古国政府已经出现财政危机,无法为公务员和军队支付薪水。而该国债券评级已经降至垃圾级。

  此外,由于蒙古国政府在外国投资法和开采矿产协议中存在政策不统一的情况,也导致很多外国公司迅速撤离。美国国务院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去年一季度,在蒙古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下滑了85%。

  除了受中国增长放缓影响外,欧盟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令蒙古国这个资源出口型国家雪上加霜。据悉,在本世纪初,德国一直是蒙古国在西欧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尤其是稀土矿藏对德国投资者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电机、手机和LED灯都需要用到稀土。但目前,稀土价格回到了2011年以前的水平,并且全球稀土资源不再稀缺,德国与蒙古国商业往来大幅下降。

  由于现金短缺,蒙古国已经快被巨额债务压垮。目前,蒙古国预算赤字为26亿美元,约占该国GDP的21%;同时,该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78%,远高于55%的目标水平,仅仅是贷款利息就高达230亿美元。在这样庞大的外债压力下,蒙古国央行的净外汇储备仅有4.29亿美元。预计下一步,这个国家就会向IMF求援。

  委内瑞拉:

  靠中国救济度日

  已故总统查韦斯在任时期,委内瑞拉经济自2004年起就一直维持年均4.1%的增速,最差也有3%的涨幅。然而,如今该国通胀率高达700%。

  今年一季度,委内瑞拉靠卖黄金和向中国借贷600多亿美元勉强度日。然而,油价下跌成为了压垮该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官方统计,去年该国石油出口收入下滑了40%。

  官方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经济在2013年增长1.3%,并于2014年转为负值,即-3.9%。2015年,该国经济增长率为-5.7%。IMF称,委内瑞拉的负增长率还将持续一段时间,预计今年增长率为-10.1%。经济下滑直接导致该国进口受阻。今年迄今为止,委内瑞拉进口下滑了40%,食品、基本物资、医药极度匮乏。

  如果9月欧佩克的冻产协议会议不能提振油价,委内瑞拉经济或将崩溃。最近几个月,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也在下滑,6月的产量为210万桶/天,预计到今年底可能进一步下滑至仅170万桶/天,将创下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主要原因在于石油企业通过借款维持股息的日子难以为继,没有高油价,一些项目根本无法实施,长期处于资本支出需求超过营收的局面,只能停产或削减业务。

  过去15年间,中国已经贷给委内瑞拉约1250亿美元。今年以来,委内瑞拉几乎就是靠中国救济度日。按当前油价计算,委内瑞拉原油出口中,每天约80万桶要用于偿还欠中国的债务。很难想象,一旦中国停止援助,委内瑞拉还能撑多久。

  希腊:

  像花甲老人蹒跚而行

  虽然希腊债务危机已被英国脱欧、难民危机、意大利银行业危机等抢去了头条位置,但希腊的灾难并没有结束。

  距2015年8月14日欧元区19国财长批准860亿欧元贷款已过去了一年,救助款才到账1/3,希腊还在一边搞紧缩政策,一边贱卖国家资产,失业率还是欧洲最高的国家。

  8月21日,独立调查机构DiaNEO公布了截至6月份的民调结果,希腊的极端贫困人口已经从2009年的2.2%升至2015年的15%。通过对1300人的调查发现,希腊至少160万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以下。

  据外媒8月1日报道,在一份长达650页的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内部审计单位独立评估办公室(IEO)承认,该组织在评估希腊财务状况时出现灾难性的误判,针对希腊的救助计划“考虑不周”。

  2009年10月初,希腊政府突然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鉴于希腊政府财政状况显著恶化,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正式拉开序幕。

  2009年12月11日,欧元区成员国财长同意拿出300亿欧元用于必要时救助希腊,暂时解决了希腊眼前的困难。

  但这远远不够,2010年4月23日,希腊正式向IMF要求援助。为了获得援金,希腊不得不开启漫长且痛苦的紧缩计划。

  而此次IEO的报告却称,IMF在希腊、爱尔兰及葡萄牙陷入主权债务危机之初,没有预见其风险的严重程度。

  IEO在报告里称,长期以来, IMF对希腊、爱尔兰及葡萄牙主权债危机救助过程中,存在对货币理论基本概念混淆,支持欧元区项目及推出共同货币时,却忽视其根本性缺陷等问题。

  希腊前财长瓦鲁法基斯直呼:“应该让负责IMF希腊事务的几个主管引咎辞职。”他们分别是PoulThomsen 和Thomas Wieser,这两位一直以来都主张希腊实施财政紧缩政策。

  IEO也觉得很委屈,该机构认为,欧盟、欧洲央行和IMF “三驾马车”在针对希腊的三次救助计划展开协商时,IMF沦为“小伙伴”,而这可能造成该组织成员的技术判断从一开始就受制于政治压力。

  如今,希腊经济就像是一个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蹒跚而行: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180%,成为世界上债务最重的国家之一;失业率23.3%;国内人才严重外流。2007年至今,已经有40万人离开希腊。

  尼日利亚:

  放弃固定利率“玩脱”

  作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很可能面临自1991年来首次经济萎缩。

  近两年,油价的暴跌令这个OPEC成员国备受煎熬,经济疲软的同时,也面临普遍的商品物资短缺。武装组织针对石油设施的破坏更是让该国经济雪上加霜。

  6月21日,在外汇储备濒于耗竭的状况下,尼日利亚放弃了为期16个月的奈拉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让奈拉自由浮动,以降低本币融资成本的方式吸引那些因原油价格暴跌而逃离该国股市和债券市场的外国投资者。怎料此举令奈拉持续暴跌,贬值超过30%。

  为此,尼日利亚央行于7月16日一次性大幅提高基准利率200个基点,至14%的超高水平。

  尼日利亚央行行长埃美菲尔表示,有人认为,加息可以提高外汇市场的流动性,且将提高制造业和工业产量,进而刺激经济增长。他同时表示,尼日利亚央行缺乏直接促进经济增长的的调控手段,尼日利亚政府必须实施2016年预算决策来刺激经济。

  而据尼日利亚政府预算局透露,尼日利亚政府计划在今年支出1.75万亿奈拉,是2015年总支出的4倍。

  8月22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尼日利亚总统计划要求议会采取额外的紧急经济措施。

  对经济的悲观情绪让该国民众信心受创,不少尼日利亚年轻人择机前往美国和欧洲发展,尤其是IT行业出现大量人才流失。

  近日,尼日利亚财政部长阿德奥逊紧急出面呼吁旅居海外的侨胞心怀经济爱国情怀,摒弃对当前形势的悲观情绪,为国家走出经济困境积极出谋划策。

(责编:陈键、胡晓)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