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电信运营商切换战场:放弃长途漫游费 转型数字化服务

2016年08月15日08:21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为传统语音时代一种古老的附加收费项目,长途漫游费正面临着被淘汰的局面。伴随着传统业务下滑、流量收入快速增长,三大运营商业务重心和收入支柱都转向了4G和流量经营,开始正式角逐这一疆域。]

  [运营商正在加速发展4G用户,根据中国移动中期业绩报告,其4G用户总数达到4.29亿,4G渗透率已达到51.2%,上半年平均每月净增超过1900万4G客户。]

  [截至今年5月,中国电信4G用户已经从去年年底的5846万户跃升至约1.2亿户,4G用户在中国电信所有移动用户中的比重也已提升至58.1%。]

  长途漫游费终于快过时了。

  中国移动日前宣布,预计到今年底将停止销售所有长途漫游套餐,逐步推进全国一体化资费。其当前已经取消了一些套餐的长途漫游费。

  而早在今年7月份,中国电信就曾宣布将取消长途漫游费及推行全流量计费,在运营商从语音、短彩信传统业务向流量经营的改革中,成为刺激变革加速的一条“鲇鱼”。

  传统业务收入下滑,流量收入快速增长,运营商业务重心和收入支柱都转向了4G和流量经营,在此过程中,曾作为传统语音时代一大标志的长途漫游费,退出舞台正当其时。

  “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追求的是把老用户更快转化为4G用户,升级为4G套餐,以促进流量消费。”电信专家项立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放弃“古老”的收费模式

  长途加漫游是语音通话时代一种古老的附加收费项目,主要应用在移动电话中。所谓长途电话,包括主叫方从其所属地向外省、直辖市或地区拨打的电话,以及在其所属地以外,主叫方拨打的不含其所属地的电话,而漫游是指移动电话在其所属地以外接打的电话。

  “以前(2G时代)收长途费、漫游费的道理是,在服务提供上面,长途、漫游比本地业务更复杂、成本更高,比如有用户要出差去上海,首先要在本地邮电局停掉本地服务,再通知上海邮电局接入,后来电信网络变成了程控,由计算机来控制,长途费、漫游费成本就已经很低了。”项立刚说。

  实际上,2G时代过去后,运营商对于新推出的主流3G、4G套餐都不再收取长途漫游费,叫作“长市漫合一”,即长途、市话、漫游统一价格。不过在部分2G老套餐及出于管理需要推出的新套餐中,仍部分保留了长途漫游费,例如有运营商针对校园学生群体推出的18元包月本地随意打套餐,在超出本地范围后,就需要收取长途漫游费。

  总的来说,长途漫游费是语音时代基础电信服务的一种过时计费方式,在电信运营商自身业务变革中,正在逐步遭到淘汰。

  2015年8月25日,中国移动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要求,自2015年8月1日起,中国移动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取消三地间长途、漫游通话费。即手机号码为京津冀的中国移动客户,在三地内拨打号码为京津冀的电话或接听电话,均按照本地通话收费。

  中国移动今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中国移动总裁李跃表示,从7月起,中国移动已停止销售包含长途漫游收费的新套餐,预计今年底取消销售所有长途漫游套餐,未来会逐步推进全国一体化资费套餐。

  此外,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在今年7月份天翼产业链一次高峰论坛上也表示,中国电信今年将率先在业内取消长途漫游费,同时还将率先推行全流量计费,即将电话和短信折合为流量统一计费。

  “中国移动为什么积极做这个事情?一是它也面临中国电信的压力,二是可以借机展示响应政府的‘提速降费’要求,此外,这也是它自己的需求,对于中国移动而言,它希望把老用户尽快转移为4G用户,不是说以前老套餐中的长途漫游费立刻就不收了,而是新的套餐不再包括长途漫游费。”项立刚说,“对于运营商来说,其实没有多少损失。”

  “从业务发展来看,运营商将来越来越多的业务是流量业务,未来更多套餐基于流量设计是大趋势。语音资费会简化,包括取消长途漫游费,也包括其他可能的调整。”电信专家付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流量经营转型

  对于中国移动的发展,中国移动原董事长奚国华总结为三条曲线:

  “第一条曲线就是中移动曾经一度辉煌、赖以生存的曲线,就是语音和短彩信,但是现在这条曲线已经不行了,每年以15%~20%的速度下滑。中移动现在正在做的是第二条曲线的工作,就是流量经营,主要依靠4G的拉动。现在又提出了第三条曲线,就是数字化服务。”

  当前,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三大运营商,都面临传统语音和短彩信业务下滑,但同时流量收入快速增长弥补了上述业务的下滑。正如奚国华所总结的,当前运营商的业务,主要还是依靠4G业务带动的流量收入快速增长拉动。

  运营商正在加速发展4G用户,根据中国移动中期业绩报告,其4G用户总数达到4.29亿,4G渗透率已达到51.2%,上半年平均每月净增超过1900万4G客户。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收增长了7.1%,达到人民币3704亿元,其中无线上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9.7%,占通信服务收入比提升至43.3%。

  上半年,中国移动流量收入首次超过传统业务收入,跃升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在付亮看来,在运营商从语音、短彩信传统业务向流量经营转型中,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事件。

  根据杨杰今年7月15日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中国电信4G用户已经从去年年底的5846万户跃升至约1.2亿户,4G用户在中国电信所有移动用户中的比重也已提升至58.1%。而正是在4G及流量收入快速增长的前提下,杨杰宣布将实施完全摆脱语音时代套餐模式印记的全流量计费模式。

  当前,运营商正在推动4G网络升级,推动2G、3G用户向4G转移,通过开通VoLTE业务、推动流量经营等方面加速传统业务向流量经营的转型。

  根据中国移动分管市场的副总裁沙跃家7月的讲话,中国移动VoLTE全网部署已经完成,而下阶段重点是实现VoLTE 全网商用,推出包括高清语音通话、高清彩铃以及基于 VoLTE 的语音增值服务。

  不久前,中国电信也宣布了推进企业转型升级的“转型3.0”战略,基于4G、光宽带两大基础业务,以云、网、端为核心,强化网络生态合作,依托天翼高清、翼支付、物联网、云和大数据、“互联网+”等应用,以及流量、安全等能力,打造面向智慧家庭、物联网、互联网金融和新型ICT应用的应用生态圈。

  运营商当前的转型战略,核心即将流量业务和流量收入打造为运营商业务和营收新的支柱,取消长途漫游费,只是整个大战略中的一个环节。从长远来看,流量经营转型也只是过渡,面向2020年万物互联生态,如中国移动的终极目标就是将自身打造为一家“数字化运营商”。

  “未来通信服务”什么样

  中国移动计划到2020年将业务升级为十大数字化服务,成为一家“数字化运营商”:“数字内容及信息服务”、“企业信息化服务”、“行业应用服务”、“数据能力开放服务”、“智能物联网服务”、“智能家居和家庭关爱服务”、“社交化物联网服务”、“产业信息化服务”、“数据资产运营服务”和“未来通信服务”。

  “5G会衍生出非常多的信息服务的一个新市场,这个市场是大规模的市场,是各行各业共同发展的转型的一个市场,”李跃曾表示,“我们主要做三件事,一是要做大连接规模,二是要做优连接服务,三是要做强连接应用。”

  所谓“做大连接规模”,是指将人到人的通信(H2H)扩展到人和机器的通信(H2M)、机器和机器的通信(M2M),当前,H2H在中国是10亿用户,而未来加上H2M、M2M,将可能达到百亿。所谓“做优连接服务”,核心在于怎样让连接更快、更好、更可靠、成本更低。而“做强连接应用”,李跃表示,核心工作是怎样把应用有机集成到一起,并简单推到各行各业。

  网络是运营商的核心资源,而网络架构是网络灵魂所在,除了在业务转型方面率先宣布将推动划时代的“全流量计费”,中国电信不久前也在网络架构转型方面推出了《CTNet2025网络架构白皮书》,从技术层面对未来网络进行了画像。

  实际上,多家运营商明确了基于SDN/NFV等技术打造下一代网络,其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将可能是革命性的。有分析认为,随着运营商开展网络重构,将可能打破网络资源部署的行政管理体制和传统组网思路制约,同时,网络将更智能自主适应下一代互联网应用资源需求,打破基础网络枷锁后,将可能在移动互联网应用领域引爆更多创新。

  在这场正在进行的、未来还将持续至少超过5年、范围波及整个电信行业的大变革、大转型中,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传统业务向流量经营转型方面已经深入,不过也应看到,正如中国移动在中期业绩报告中所承认的,“我们在数字化服务方面,尚处于初期培育阶段。”

(责编:胡晓、陈键)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