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恒大地产酣斗廊坊控股  结局未明股价升天

本报记者 史燕君

2016年08月15日08:1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按照恒大地产的说法,举牌廊坊发展是因为看中了京津冀一体化的政策契机。但分析人士认为,其看中的是廊坊发展背后的土地资源,而后者有息负债较少、较为干净的A股上市公司的壳亦是恒大地产的“心头好”。

  近期,恒大地产在资本市场可谓“狼性”毕露。豪掷91亿搅局“万宝之争”的硝烟尚未散去,与廊坊控股就廊坊发展第一大股东之位的争夺激战正酣。

  8月10日对这场战役来说,无疑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在当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廊坊发展拟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最终未能获得通过,而这项举措此前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廊坊发展为阻击恒大地产“上位”做出的防守策略。

  与此同时,恒大地产于当晚针对上交所的问询函作出了回复。恒大地产表示,计划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廊坊发展股份,增持金额不少于人民币5000万元。

  “恒大地产已成为过第一大股东,随着增持计划实施,可能会再次成为第一大股东;随着增持计划实施,恒大地产并不排除取得廊坊发展实际控制权以及行使股东权利合法参与廊坊发展经营管理的可能,具体将取决于未来证券市场整体情况、二级市场股价情况、上市公司业务发展情况以及其他上市公司股东持股数量、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的提名情况等因素。如届时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恒大地产取得廊坊发展实际控制权或提名新的董事、监事等人员,将依法履行相关披露义务。”恒大地产还表示,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恒大地产不存在对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进行调整的明确计划。

  8月11日,廊坊发展于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收到廊坊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来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司股票将于8月12日开市起复牌。

  8月12日,受原控股股东廊坊控股积极增持的影响,廊坊发展复牌大涨,开盘报24.9元,上涨1.8%。随着买盘推动,股价一路飙升,直至涨停,涨幅10.02%,报价26.91元。

  值得注意的是,廊坊发展已经连续9天上涨,而在12个交易日内更是出现了11条阳线,近9天涨幅已达95%。

  第一大股东之争

  自今年4月以来,恒大地产已经连续3次对廊坊发展举牌:今年4月11日-12日连续买入廊坊发展股票,斥资2.91亿元,持股比例增加至5.005%;7月27日-29日,增持廊坊发展18988998股,合计斥资2.67亿元,买入均价为14.06元/股,持股比例增至10.000%;8月4日,恒大地产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廊坊发展股票19007554股,占廊坊发展总股本5.00%,总作价3.99亿元,成交均价20.98元/股。

  三度举牌后,恒大地产一度成为廊坊发展第一大股东。

  面对恒大的咄咄逼人,廊坊控股打响了反击战。

  一方面,增持公司股份。8月9日晚间,廊坊发展公布了控股股东增持公司股份的进展:廊坊控股于8月5日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54.33万股,增持金额为1130.34万元,增持均价为20.8元;于8月9日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630.04万股,增持金额为1.56亿元,增持均价为24.74元。目前,廊坊控股持有公司5817.37万股,占总股本的15.30%,持股暂时超过恒大。

  同时,廊坊发展发布公告称,因廊坊控股增持廊坊发展股份至15.3%和上交所对恒大问询等事宜,申请紧急停牌。而停牌申请很快获得批准,8月10日,廊坊发展正式停牌。

  此外,廊坊控股启动防御措施,稳固董事会席位。因为廊坊发展股权结构极为分散,除非恒大地产持股比例提升至30%以上。否则按照相关规定,在现有股权结构下,要做廊坊发展的控股股东必须拥有半数以上的董事会席位。

  为此,在恒大地产二次举牌后,廊坊控股以“原审议议案的决策程序尚未完成”为由,将临时股东大会延迟至8月10日召开,并提交了“改选董事会”及“修改公司章程”两项新议案。

  在改选董事会方面,廊坊控股提名王大为、王瑞、王东坡、李彦伟任董事会董事;刘江、翟洪涛、段嘉刚、周静任独立董事;于海杰、王桂兵任监事会监事。新提名的8名董事中,除了董事长王大为和独立董事刘江外,其他6人均为新提名,通过重新选举董事会,为短期内重新改选增加了难度。

  在修改公司章程上,廊坊发展设立党组织并增加职工董事比例,修改后的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公司职工代表在董事会代表比例不低于1/5,在监事会代表比例不低于1/3,职工董事名义上代表国资职工利益,实际代表大股东利益。

  此外,廊坊控股还修改了公司董事和监事选举规则:在廊坊发展董事会11名董事中,独立董事4名、职工董事3名,每年只能改选非职工董事中的1/3和非职工监事中的1/2,董事和监事选举实施累积投票,独立董事和非独立董事选举实施分票选举。这就意味着,廊坊发展将基本杜绝大规模改选董事会的可能性。

  然而,有媒体报道称,在正式投票前几天,一些广东、上海和浙江等地ID在网上号召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其中最为活跃的是自称为千鹤资本和上海证大等几位人士,核心内容是号召小股东投反对票,确保恒大获得廊坊发展控制权,并称如果投反对票,廊坊发展复牌后将出现一字涨停。

  不知是不是该呼吁起了作用,从8月10日晚间的公告来看,修改《公司章程》这一议案并未获得通过。从投票来看,该议案获得了7454万股同意票,占出席会议的股东持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64.6%,但由于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特别决议议案,需要获得2/3以上的票数通过才可通过审议,因此,该项议案“胎死腹中”。

  游资接力“击鼓传花”

  而随着恒大三度举牌廊坊发展,后者股价表现非凡,截至停牌前的8月9日,其最大涨幅已超60%。

  尤其是廊坊发展在7月21日复牌后10个交易日,更是走出了一波诡异的行情。

  原本廊坊发展因终止重组这一利空消息于7月21日复牌时,以跌停报收。而从7月29日至8月2日,该股出现大幅涨幅,涨幅分别为6.68%、10.01%、10.02%,偏离值已累计超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8月3日,廊坊发展再次涨停。

  廊坊发展于8月2日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并询证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截至目前,不存在对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未筹划并购重组、股份发行、债务重组、业务重组、资产剥离和资产注入等重大事项;不存在任何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股价上涨前,廊坊控股以及恒大地产均有大规模增持行为。尤其是恒大地产集团于7月29日1.4亿元的大笔买入,结束了廊坊发展复牌后的低迷走势,于当天收盘价翻红。随后的8月1日和2日,廊坊发展因当日涨幅偏离值达7%登上龙虎榜。

  有媒体发现,8月2日,廊坊发展的买一和卖三席位均被机构占据,招商证券深圳益田路免税商务大厦营业部同时出现在了买四和卖二席位,买入金额2160万元,卖出1936万元。8月1日,这家营业部也在买入1176万元的同时卖出2623万元。两日共计净卖出约1223万元。

  再从上述两日的综合数据来看,买一至买五席位共抢筹1.62亿元,卖一至卖五席位共出手2.10亿元,大资金实际呈现净流出状态。截至8月2日收盘,招商证券上海陆家嘴东路、平安证券北京东花市北里、光大证券深圳新园路尚有购入总价为3618万元、2512万元、1346万元的廊坊发展在手,如果其已在8月3日择机出手,将各获得数百万元收益。

  直至8月9日廊坊发展停牌前,这场由恒大增持发起,游资接力的“击鼓传花”游戏,一直延续其热度。

  8月12日,廊坊发展复牌,开盘不久便一路飙升直至涨停。

  至此,廊坊发展已经连续9天上涨,而在12个交易日内更是出现了11条阳线,近9天涨幅已达95%。

  所以,仅从股价上看,恒大地产的举牌行为已收获不少。

  “谁当老大”或协商解决

  因此,从财务投资的角度看,这是笔划算的买卖。但恒大“紧追不舍”的原因仅是如此吗?

  按照恒大自己的解释,其是看中了京津冀一体化政策契机。“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布局中,河北省廊坊市凭借毗邻北京、天津的独特区位优势,被确定为京津冀中部核心功能区的重要城市。廊坊发展为廊坊市重要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物资贸易和销售业务,在京津冀一体化政策深入实施过程中,具备独特的区位及资本市场平台优势”。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恒大实际上看中的是廊坊发展背后的土地资源。

  “就今年的土地市场而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南京、苏州、合肥、厦门等核心热点‘地王’频现,要想在上述热点城市公开招拍挂土地市场上拿地,不当‘地王’似乎很难下手。因此,品牌房企已经将触角伸向了二级市场进行项目或项目公司股权的收购。”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从获得长三角、京津冀土地储备或项目的成本角度来看,通过直接收购房企股权的方式成本相对较低,并且布局核心战略要地也更为迅速,对于提升销售业绩也更为直接。”张宏伟表示,“买地太贵就买上市公司”这种方式往往会受到善于资本运作的品牌房企的欢迎。

  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恒大此类买壳的做法,更多的是从并购一些产业运营商平台的角度出发。通过廊坊发展来实现京津冀战略扩张,对恒大来说很有必要。

  资料显示,廊坊发展由华夏建通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而来,公司前身始建于1958年。1993年3月,根据冀体改委股字[1993]19号文批复,定向募集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实行股份制试点经营。值得注意的是,廊坊发展还是廊坊市国资委惟一的上市平台,是廊坊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下属的惟一企业,土地资源储备达152.8平方公里。

  当然,除了土地资源,A股上市公司的壳也被认为是恒大大举入侵的重要原因。据悉,目前恒大集团除了地产外,还包括保险、互联网金融、快消、健康、文化旅游等多个板块,且均有独立上市的倾向。而且由于廊坊发展有息负债较少,是一个较为干净的壳。

  不过,廊坊控股并未坐以待毙。

  8月11日晚间,廊坊发展公告称,公司于8月11日收到廊坊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廊坊控股”)发来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告显示,廊坊控股于7月21日至8月9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系统累计增持廊坊发展744.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6%,成交均价为23.62元/股,增持总金额为17582.75万元。此次增持后,廊坊控股持股数量增至5817.37万股,持股比例由13.34%增至15.30%。

  此外,廊坊控股董事会于7月13日作出决定,计划自公司股票复牌之日(即7月21日)起6个月内,拟使用自有资金通过交易系统择机增持廊坊发展股份,增持金额在5000万元至5亿元之间,并承诺6个月内不减持。由于截至目前,廊坊控股增持金额约17582.75万元,尚未达到增持计划金额的上限,廊坊控股不排除在上述增持计划限额内,继续增持廊坊发展股票的可能性。

  对于这场争夺战的走向,严跃进认为,后续两大股东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当然不排除恒大会私下进行沟通和协商,最后甚至会出现转让股份或者采取一些新的妥协方式。这样可以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对于恒大来说,或也为了规避包括证监会等部门的督察或关注。

  张宏伟认为,就廊坊发展应对资本“野蛮人”的实力来看,还是有点力不从心,大股东之位或许短期内就会回到恒大手中。不过,最终结局可能存在一定变数,比如廊坊市政府出面干预,事情发展可能会出现不一样的结局。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