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P2P洗牌急  国资系平台也抱团

本报记者 唐逸如 柏可林 摄

2016年08月15日08:1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背靠大树好乘凉”,国资背景平台自上线之初就受到投资者的追捧。但在行业洗牌过程中,“国资系”P2P平台项目也出现逾期、坏账等问题,同时也有一些“假”国资、“伪”国资浮出水面。     

  8月8日,大连京北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下称“连交所”)揭牌。记者注意到,在连交所首批36家会员中,大部分是国资背景的P2P网贷平台。

  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7月底全国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281家。根据股东背景的不同,外界将其归类为“上市系”、“银行系”、“国资系”、“风投系”、“民营系”等类型。与其他类型平台相比,抱团成为了“国资系”平台的一种独特现象。

  “我们不排斥抱团。”小狗钱钱CEO甘俊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作为一家国有控股的P2P平台,小狗钱钱今年8月加入了国金联盟。在甘俊杰看来,“国资系”平台抱团有助于行业的洗牌。

  据了解,连交所在去年11月份已经注册,其会员名单基本脱胎于去年5月成立的国资系互联网金融行业联盟(简称“国金联盟”)。

  但在行业环境遇冷,监管政策变严的时期,“国资系”的光环还存在吗?

  盈灿咨询行业研究员王春影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爆发出问题的“国资系”平台仅3家,而“国资系”平台数量已经超过百家。这一比例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至于一些“伪国资”平台出现问题,是由于平台自身的原因,早晚都会爆发出来。

  规范行业标准

  “国资系”平台抱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提高行业标准。

  长期以来,网贷行业一直存在着真假“国资系”平台的问题。今年3月18日,国务院国资委、银监会召集10家P2P公司和3家国企进京开座谈会,强调“规范”二字,责成国资系P2P做好表率作用,合规自律,同时责成国企尽快解决“冒牌”国资系P2P的问题,正本清源,杜绝虚假宣传。

  事实上,一些号称是“国资系”的P2P已暴露出风险。今年7月以来,包括鲸孚融、壹文财富等有国资背景的平台出现了提现困难、还款逾期等现象。外界评论认为,在网贷行业洗牌的大环境下,“国资系”平台也不能幸免,其背后的光环已经不再。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了解到,虽然上述平台声称有国资背景,但其国资股东所占股份比例较低,并未形成控股。

  比如,今年6月P2P平台金联所发布清盘公告,随后被自媒体质疑其是“伪国资”。尽管金联所发布律师函表明其股东之一的中经新世纪为国家出资企业,但工商资料显示,中经新世纪持有金联所股份甚少,持股比例仅5%。

  王春影表示,目前市场没有对“国资系”P2P平台形成统一的标准。但股权层级越多、股权比例越低的平台,其国资股东的影响力肯定越小。“不应该轻易相信平台宣传的国资背景,而应该多方查询资料,鉴别平台的国资背景是否纯粹,国资企业的持股比例究竟有多高等关键信息”。

  甘俊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真正的“国资系”平台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首先,国资企业应对平台实施控股。甘俊杰说,国资企业涉足互联网金融领域,大多是为了解决当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目前市场上一些“国资系”平台,其背后的国资企业只持有5%至10%的股权比例,对于P2P平台没有管理权,也没法达到扶持小微企业的目的。

  其二,国资企业的实缴资金应及时到位。目前市场上一些P2P平台,只是与国资企业签署了相关的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后,就声称自己是“国资系”平台。但国资企业会根据企业的发展情况,再评估是否真的完成股权交易。这部分平台,亦不能称为真正的“国资系”平台。

  其三,国资企业应掌控平台的风控机制。甘俊杰认为,这是判断平台是否具有“国资背景”的重要依据。“风控是所有P2P平台最核心的环节,‘国资系’平台的风控标准应符合国资企业整体的标准,因此国资企业会派管理人员进驻。”甘俊杰说。

  客户资源共享

  除了为自身正名之外,客户资源的共享则是“国资系”平台抱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行业普遍认为,“国资系”平台因其背景良好,在政策扶持、优质资产资源等方面较有优势。但相应的,平台在运营、市场方面有较多束缚,产品创新不足,从而导致其用户数量不够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资系”平台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自家的产品在用户体验方面还有很大不足。比如,一些“民营系”平台可以满足用户“投资即计息”的需求,但是自家平台上的产品,只能在投资满标之后才能开始计息。

  “这一块产品的设计还不够灵活。我也多次和国资控股股东交流过这一问题,不过目前未解决,希望未来会有所改进。”上述负责人表示。

  王春影则认为,“国资系”平台的收益率相对较低,也是较难吸引用户的原因之一。

  网贷天眼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全国具有国资背景的P2P平台数量总计为100家,累计成交额为205.53亿元,相比5月份成交额环比下降了1.48%。此外,具有国资背景的平台的综合利率为7.92%,低于P2P整个行业平均水平;而平均借款期限为9.43个月,高于P2P整个行业平均水平。

  网贷天眼分析指出,“国资系”平台的成交额已经连续3个月降低,投资人数的减少,可见国资系发展缓慢。

  “网贷行业发展至今,用户也明白了分散风险的道理,不会把所有钱都投向一个平台。”甘俊杰认为,一些真正的“国资系”平台组成联盟之后,具有统一的形象和风控标准。那么,当用户在其中一家平台有过投资经历后,也可能会转投其他同样符合标准的“国资系”平台。

  甘俊杰告诉记者,能够当选国金联盟理事单位也是经历了层层选拔。他表示,此次共有57家平台申请成为理事单位,但在前期核查中删掉了51家,最终进入的6家平台还需要经过投票表决。“大家都不希望把这个圈子搞砸。”甘俊杰说。

  但王春影同时提醒,“国资系”平台的抱团行为也可能存在弊端。因为联盟需要统一的规范,那么当平台发展了新的业务模式时,可能会受到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国资系互联网金融行业联盟章程显示,成员退出后,3年内不得申请重新加入联盟。王春影认为,这可能也不利于平台的创新发展。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