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租美女、租私教、租专家 这些租人App真靠谱吗

2016年08月12日08:28  来源:扬子晚报

  七夕来临之前,一批“租人”服务平台悄悄上线。在微信里搜“租人”可搜多达40多个公众号,在手机商店里搜索“租人”,也有一批租人社交类的软件。分享经济形势下,人也成了商品。

  但是“租人”软件到底可靠吗?网友“黎梦竹”做了一番探查。

  体验>>

  注册不需实名认证

  网友“黎梦竹”先是在手机商城里下载了某款租人APP。这款应用定位是“时间售卖与技能交易的平台,致力于帮助更多有时间或有技能的人迅速变现!”服务项目很多元,既有休闲娱乐运动,也有教育培训,还有资讯、技术服务等,也有比较奇葩的比如违章处理、占卜、陪吃饭、陪唱歌、陪看电影、陪逛街之类。你可以在这上面发布你的需求,也可以发布技能为别人服务。

  为了进一步体验这个平台,“黎梦竹”随即进行注册,发现只需一个手机号进行验证码的接收,名称也不需要真实姓名,只是头像需要一个真人头像(后来发现这个头像不一定是本人)。

  身份验证会有“手机认证”“身份认证”“技能认证”“微博认证”四个等级,虽然平台宣称“安全有保障”,但是并没有强制用户“选择身份证认证”。

  于是没有经过任何实名认证,“黎梦竹”就成功成为了一名用户。她注意到,这个号称有100万用户的平台上以仅有“手机认证”和兼有“手机认证”和“身份认证”的居多。

  那么,这些平台上的技能达人都可靠吗?于是“黎梦竹”发布了“技能需求”,选择了一项“网球”,随后有人“应邀”而来,选取了其中2人进行交流。

  其中一人资料显示经过了“身份认证”,服务介绍是“北京体育大学网球专业研究生”,收费为150元/小时。交流中对方表示,自己确为专业教练,并且已有多次服务经验。另一人则仅经过了“手机认证”,收费为50元/小时。聊天发现对方甚至不会打球,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

  遇到什么样的人,凭运气

  “黎梦竹”转了一圈,发现这些租人平台只需要很简单的流程即可进行注册,基本不需要实名认证,平台更像是一个中介的性质,不是一个系统的管理机构,也没有确切和有效的反馈机制。

  价格方面,服务人员的定价基本是由自己订,平台没有统一的标准,同样的服务内容,定价有数百元的,也有甚至只有一元的,有的平台会抽取一定提成。

  这些平台也有靠谱的技能达人,而且身份和技能认证等级越高越能成为真正的“服务达人”,但是也不乏有人抱着交友的目的,比如那些不收钱的人,基本也就把它当做社交平台了,用户之间的交易全由自己进行,遇上什么样的人得到怎样的服务,凭个人运气了。

  溯源>>

  年轻人社交狭隘化的表现

  “租人”由来已久。2001年左右日本就兴起了这种租赁业务,租人公司职员根据要求假扮顾客的同事、朋友、亲戚甚至配偶,参加婚礼、葬礼等社交活动。发展到现在,日本有的公司甚至开发出了“租大叔”服务。人们只需每小时花费1000日元就可以从网上租到一名中年男子,陪你玩电子游戏、陪逛街、当小跟班,帮助你愉快度日。

  在我国,早在2008年年底,一个叫陈潇的女孩在淘宝网上出卖自己人生剩余的时间,在网站首页写着“陈潇的剩余人生店献给那些真正需要有时间的人”。

  后来卖时间者越来越多,他们通过将自己时间的所有权进行出售,替别人完成任务,从而获得报酬和利益。

  2011年淘宝兴起租女友服务,2015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创业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或开发App租人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租人项目还是有价值的。这方面在国外,就有比较成功的案例。比如美国有一家叫做ManServants的私人男仆服务公司,旨在为女人们提供被帅气的男人照顾的机会。

  网络分享经济增长迅速,人本身也作为一种资源参与其中。“租人”“卖时间”“卖知识”也便有了市场空间。

  “租人”软件的出现,是城市部分年轻人社交圈子狭隘化的一个表现,“租人”业务应运而生,可以说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这些平台相比职业介绍平台,天然具备简单便捷的优点,但是如果不能做好用户体验,缺乏服务反馈和规范管理,缺乏有品质的服务达人,任凭灰色空间壮大,还是可能重蹈PC时代的覆辙。(黎梦竹 南七道)

(责编:胡晓、陈键)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