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易到和神州们“挤”进行业变奏 抢人大战一触即发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2016年08月08日09:36  来源:北京晨报

从残酷的相杀到突兀的相爱,滴滴和中国优步的“蜜月期”就这样淹没在嘈杂的声音中。在这场婚礼背后,我们终于看到了一部由资本做导演的现实主义大片。唯美浪漫的光环下是主角之一优步中国员工们的苦涩和落寞,围观对手在送上祝福的同时也都“心怀鬼胎”。在这出轰轰烈烈的行业变奏中,他们不甘心缺席。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

这一次,期盼着易到用车像斗士一样再次致信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的人恐怕要失望了。因为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易到的身上已经注入了乐视战斗的基因。

“今后的出行市场将是易到和滴滴的对决,而战斗是易到的魂!”易到用车CEO周航用这样一封紧急挥写的内部信作为8月1日滴滴和中国优步“大婚”的大礼。虽然在外人眼里,躺着成为第二的易到此刻的欣喜并非多么值得炫耀,但大时代中的小个体往往都是身不由己,得意与失意,又岂止是仅仅依靠拼搏和战斗就能获得的呢。

神州专车在8月1日当天选择了沉默,但早在滴滴和优步传言合并的7月22日,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就已经给出了评价:“我们不拼爹,当爹更爽。神州的商业模式,不是要把别人都打死,也不是要和别人合并。”在陆正耀看来,神州专车的定位与目前拼价格的滴滴、Uber有着明显的差距。“我的客户客单价80块以上的,而有些友商客单价只有十几块。”

这家刚刚挂牌新三板的公司显然已经从“专车第一股”的兴高采烈中惊醒。在神州专车看来,网约车新政出台后,由于准入门槛的提高,兼职和高档车车主参与专车的积极性被打压,且当平台停止价格补贴之后,C2C的专车价格优势不再明显之时,具备良好车况和服务的B2C专车平台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

抢人大战一触即发

在宣战多过祝福的发言背后,赤裸裸的竞争已经开始。抢人,当然是第一步。对于专车市场而言,洋气、高效、又能拼的中国优步800多名员工显然是抢手的香饽饽。虽然Uber团队开出了6个月薪资+股票的丰厚“改口费”,但Uber中国员工的内心骄傲让市场上的其他专车品牌看到了机会。

8月4日,周航在公开信中向Uber中国的小伙伴们公开喊话,邀请他们加入易到一起再创奇迹。易到为此发布了“乌波儿人才绿色通道”,表示将给Uber中国员工一个热血沸腾的新战场,实现他们“壮志未酬”的战斗理想。

神州专车的抢人策略显然准备更充分,除了情怀,他们为此准备的弹药也相当充分。陆正耀在其个人微信朋友圈亲自发布招聘信息,并表示,一直很欣赏Uber的年轻人,如果现在加入神州专车,神州也将提供6个月薪资+员工期权,期权还可以现在变现。

陆正耀高调示爱uber员工,令人想起一年前神州专车刚刚崛起之时所策划的“Beat U”事件。当时,神州专车也是发布了一组海报,以“Beat U,我怕黑专车”为主题向优步、滴滴等C2C模式发起进攻,暗示C2C专车模式不如神州专车的B2C模式,此一策划当时引起争议纷纷,但神州专车却也因此而广为人知。时隔一年,神州优车的海报从当初的“Beat U”变成了“LOVE U”。果然,在市场竞争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仇恨。

谁是霸主亦是未知

“有人说老大和老二合并之后,市场就归一统了,天下并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去年年初,滴滴和快的合并的时候,也是希望大一统,但是两个月之后,优步发力,6个月之后,易到加入战斗……市场永远是变化的,谁是最后的霸主亦是未知。”易到用车周航在滴滴和中国优步合并后的发言代表着市场上竞争者的态度。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表示,共享专车世界里不需要垄断者,也不会有垄断者。专车之战没有结束,生态助力才能创造更高的用户价值和更好的服务体验。

《2016年Q1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一季度滴滴专车以85.3%的订单市场份额居行业之首,优步中国、易到用车及神州专车则分别以7.8%、3.3%和2.9%位列二、三、四位。若从市场份额看来,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后,将以高达93.1%的市场份额坐实中国专车市场的头把交椅。

但正如滴滴在回应反垄断质疑时所言,就整个智能出行市场来说,不是只有专快车,还有出租车、顺风车、拼车、代驾、租车等等。虽然如AA租车等品牌在市场上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依然有包括神州专车、易到用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等。更多的品牌已踏上转型之路,例如友友租车转型成为友友用车做电动车分时租赁,从诞生就主营拼车市场的嘀嗒拼车表示“网约车”新政明确鼓励拼车出行,对未来充满期待。

谁能成为未来的霸主,谁会被踩在脚下,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得而知。但在这个充满诱惑与利益的市场,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

中国网约车大事记

2010年5月

易到用车在北京成立,率先推出“专车”服务,当时的“专车”走的是中高端商务车路线。

2012年8-9月

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先后上线,随后各种打车软件开始出现;但当时的打车软件多局限于日常概念的“出租车”,并未涉及“专车”。

2013年5月

国内大小打车软件达40多款,价格战引发的恶性竞争和监管缺位等引起各界关注。

2013年5月

深圳市交通委内部下发关于强制要求司机卸载手机打车应用的通知引发争议;北京市交通委官网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强制统一在线打车App。

2014年2月

国际打车软件优步(Uber)正式进入中国。

2014年3-5月

上海、济南、苏州先后下发文件,对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做出规范。其中苏州明令禁止使用打车软件。

2014年5月

交通部发布《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要求“着力营造统一、开放、公平、有序的发展环境”,“平台运转不得影响手机召车软件正当功能和良性竞争”。

2014年6-9月

快的、滴滴、优步相继推出了“专车”服务,从一开始只在一线城市运行,后逐渐在全国各大城市推广。

2015年1月7日

山东济南车主陈超因使用滴滴专车载客,被认定为非法运营罚款2万元,陈超诉至法院,该事件被称为“专车第一案”。

2015年1月8日

交通部表态,首次直接使用“专车”一词,承认专车的积极意义。

2015年2月14日

滴滴、快的合并,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将继续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2015年3月12日

交通部部长杨传堂表示,为确保安全,私家车不能进入专车进行运营服务。

2015年5月

专车和出租车的博弈愈演愈烈。

2015年6月1日

北京市三个部门共同约谈“滴滴专车”。

2015年7月

交通部制定的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和出租车改革方案中涉及出租车和专车的两项相关制度均起草完毕。

2015年10月8日

上海市交通委宣布,向滴滴快的专车平台颁发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这是国内第一张专车平台牌照,滴滴快的也因此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网络约租车平台资质的公司。

2015年10月10日

交通部对外发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并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

2016年5月

太原市提出开展为期3个月的出租车运营秩序整治行动,其中滴滴快车/专车等被列入“黑车”名单,市民每举报一辆“黑车”可获奖励100元。

2016年7月28日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专车合法化”终被认可。

2016年8月1日

滴滴收购优步中国。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