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65个强制性信披指标穿透互金行业灰色地带

本报记者 唐逸如

2016年08月08日08:31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资料图片

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域风险事件频发,行业声誉和市场信心受到重创。其中,信息披露不规范、不充分是互联网金融风险多发的重要原因。

随着两份聚焦信息披露的征求意见稿的下发,65个强制性信披指标闪亮登场,网贷信披未来将趋于规范,行业灰色地带或迎来清理。

作为穿透式监管的第一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下称“互金协会”)放了个“大招”。

近日,互金协会向会员单位下发了两份征求意见稿——《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P2P网贷》(下称“《信披标准》”)和《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自律管理规范》(下称“《自律管理规范》”)。

按照这两份文件,互联网金融企业面临包括“逾期率”等65个强制性指标披露义务以及21个鼓励性披露事项,分为从业机构信息、平台运营信息与项目信息等三大方面披露信息。

据记者了解,一些地方协会也曾出台过信披规范,比如去年8月份,上海、广东、江苏三地的互联网金融协会相继出台了P2P信披的相关指引。但在全国范围内,这是首部专门针对网贷行业制定的行业标准。

“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行业有望阳光化,这对真正拥有核心风控技术和优质资产的平台是重大利好,也会加剧行业二八分化。”分期乐首席金融官乔迁表示。

不过,根据此前地方互金协会推动平台信披的尝试来看,如何保障信披真实性,以及提高平台主动披露的积极性,依然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信披指标高达86项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信披标准》发现,其基本原则有六项,除了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等要求之外,还应当充分披露融资项目风险及其不确定性。对于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披露内容,要求平台将对相应信息进行脱敏处理,不得以此为由拒绝披露。

据统计,自律规范意见稿全文30条,定义并规范了86项披露指标。其中,强制性披露指标65个,外界较为关心的资金存管、逾期率、财务报表等指标都被列入强制披露名单。但类似与保险机构、担保机构合作情况、逾期项目数、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等指标,都属于“可披露的基本信息”。

对此,金融工场董事长魏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本次的征求意见稿考虑到保护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的需求,相关项目信息只需要向平台注册用户等特定对象进行披露,涉及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的内容也可以适当地进行脱敏处理,解决了行业内一直存在的矛盾。

在协会同时下发给会员的《编制说明》中显示,信披按照“分级分类”原则,一方面鼓励并支持常务理事单位、理事单位主动按照更高标准开展信息披露,另一方面对于业务规模较大的平台、风险更加突出的平台,将在标准框架下提出相对更高的披露要求。

除了会员单位之外,协会还对想要入会的机构设立“信披门槛”——从业机构申请加入协会,需要按照《自律管理规范》和《信息披露标准》开展信息披露3个月以上。

此外,从《自律管理规范》的表述来看,需要进行信息披露的不仅仅是P2P,而是本规范适用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中所有开展个体网络借贷、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互联网消费金融、互联网理财及类似业务的从业机构,这次下发的是P2P的信披标准,以后会形成《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系列标准》。

信息真实性成疑

但确立了信披标准,是否就能保证信息的真实性了呢?

对于这一点,协会在《自律管理规范》中强调,协会将定期不定期组织同业机构对会员信息披露情况作出评价,并向社会公开评价结果,对于信息披露达到较高标准者给予表彰。

至于违反规定的会员,协会规定视情节轻重,给予警示约谈、发警示函、强制培训、业内通报、公开谴责、暂停会员权利或取消会员资格的惩戒。

而就在《信披标准》出台前一周,上海互金协会首次披露网贷会员单位落实信披指引的情况。上海互金协会特意强调,由于多方面原因,协会在目前阶段无法做到网贷会员平台信息披露情况的真实性核查,协会不能保证其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上海互金协会特别提出,希望投资者以自主判断投资风险为主,也希望广大投资者及其他市场参与各方对协会网贷会员的信披情况进行监督举报。

与此同时,信披指标的标准也需要进一步明确。比如,项目逾期率和金额逾期率属于强制披露标准。根据解释,项目逾期率指截至统计时点,所有逾期项目数与交易总笔数之比;金额逾期率指截至统计时点,所有逾期且尚未偿还的本金金额与交易总额之比,都是按月统计与更新。

但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表示,《信披标准》没有对何为逾期的概念作出明确规定。仅提到,逾期是指借款人在借贷合同约定到期(含合同约定的宽限期或展期后到期)未足额归还本金或利息。

按照网贷行业通常的做法,一笔贷款如果逾期3个月,就应被列入坏账统计。但这一标准掌握在各平台手中,并无明确的规定。

有业内人士称,有的平台为降低逾期率,可能会采取人为手段进行调控,比如本来借款期限是一个月,但有可能会采取签定两个月合同的方式来降低逾期率。

另外,一些会员单位可能还面临着标准不适用的问题。比如,“客户资金存管情况”属于强制披露指标。但全国只有小部分网贷平台与银行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难以完成信息披露。

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7月10日,真正与银行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平台只有48家,仅占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2.04%。

平台积极性待提高

记者查询信息发现,即使此前相关地方性协会制订了详尽的信披标准,但平台对于一些敏感信息还是选择不披露。

上海互金协会首次公示了网贷会员单位落实信披指引的情况后,《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有关平台的备付金、托管、代偿、融资余额、财报等信息,是网贷企业最不愿意公开的“秘密”。

比如,分别有29家企业没有披露“截至上月末累计计提金额、累计支出金额、备付金余额,以及资金托管银行、账号等”和“应同时公示托管银行对账单或银行托管报告”两项信息,是各项披露信息中最不完整的。

在提供上年度会计报表方面,同样有25家企业选择不披露信息。上海互金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大多数平台依然处于亏损的状态,这也是它们选择不披露财报数据的原因。

行业人士认为,信披披露应该换取行业真正打破刚性兑付,否则平台信息披露的积极性不高,也不会成为投资人关注的重点。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