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内容科技的未来发展

李方

2019年11月09日11:4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回顾历史,传媒技术的每一次变迁,都深刻地重塑了新闻业态。今年6月6日,5G牌照的发放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万物互联的5G时代,万物都将成为互联网的入口,万物也将成为内容的载体。

媒体融合发展的大变革,为内容行业创造了时代机遇,同时加速了内容产业新的社会化大变革。主流媒体大力发展融媒体,从“两微一端”等平台建设、短视频H5等形态扩展,到中央厨房等机制创新,媒体融合的“上半场”已然结束,以技术推动的内容产业价值链亟待重构,而内容科技在我看来,其实就是这个“下半场”的核心议题。

如何让内容创作更高效,让内容品质更高,让内容与用户产生更强的精神共鸣,是内容科技从供给端到消费端的关键节点。腾讯作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希望成为媒体生态的共建者。我将从内容生产和内容分发两个方面为大家分享我们的探索和尝试。

内容生产

首先是内容生产。腾讯新闻通过AI、大数据和专业人才的协作,共建了一个良性的ConTech机制。在ConTech机制下,通过持续运转的内容筛选漏斗,关键内容的数据发现和协同生产,以及一套有利于优质CP成长的机制,内容实现了持续稳定的供给。

去年以来,我们基于用户对热点话题的内容刚需,构建了一个智能运营中台,服务于CP生产和供给热点内容。这个平台能够提供三种服务:1、热点发现和提醒服务;2、热点内容生产辅助服务;3、热点内容分发服务。

我们对于热点的发现与提醒服务是通过数据特征建模的方式来实现,它基于某一种算法和AI的能力来实现,涵盖热度特征、话题特征、信源特征等数据输入;这个模型还在通过我们与CP的互动不断优化,通过一个又一个的bad case来进行反向进化。

同时,腾讯新闻和企鹅号正在十数个领域共建数字内容新生态,以满足用户更为广阔的垂直和长尾的需求。

这个新生态具有三个特征:1、持续运转优化的人机结合的内容筛选漏斗;2、有助于提升CP生产效率的平台基础设施优化机制;3、有利于优质内容浮现的CP成长机制。

首先是内容筛选漏斗机制。在腾讯新闻,我们实际是结合专业人士对内容及CP的先验认知和无偏差实验的后验分发效果数据,来形成内容过滤的漏斗机制,选出好内容。这里谈及的后验效果数据不止于流量数据,还包括用户评论、负反馈和关注等一系列用户行为形成的打分数据。

第二个特征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平台基础设施优化机制。大家知道腾讯新闻有个AI产品叫Dreamwriter,它在体育和股票报价等领域的机器写作能力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数据表现,除了机器写稿能力外,这两年它的核心迭代,是利用AI等技术提供内容生产辅助服务,例如智能纠错、自动摘要、配图、内容去重。目前DW在平台上每天可以纠错3000-4000处,并已经初步形成图片库积累,能够提供智能配图服务。这些能力可以帮助CP比较有效地提升内容生产效率。

最后一个特征是,这个新生态里有逐步完善的CP成长机制,它囊括了粉丝运营、商业化变现以及智能投放等服务。

一个典型的垂直生态案例是腾讯新闻“较真”产品所形成内容生态。几年前,我们发现内容在快速增长的同时,谣言有了抬头的趋势,于是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较真”的公号,来生产辟谣文章。很快的,我们就发现更理想的模式是将较真平台化,实现众包的智慧。为此,我们与超过800位的专家和多个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开始建立谣言和辟谣数据库,最后我们积累超过十万条的谣言和辟谣数据库,并且将较真转变为面向公众的谣言查证平台。然后我们看到在平台的一端,越来越多的个体在较真平台上查询,并且也带来很多谣言素材,平台的另一端越来越多的专家人士通过这个平台来回答公众疑问,建立自己本身的影响力。在2018年一年,较真平台的辟谣内容已经服务过3.34亿人次。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理想的生产消费型的作者共同打造的内容生态跟平台的模式。

内容分发

其次是内容分发,腾讯连接内容和用户,一直在努力为优质内容创造宽广“出口”。

2012 年,我们打造微信公众平台,实现内容与社交渠道深度融合;2016 年,我们开始建设企鹅号媒体平台,让内容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以及信息流、短视频等内容矩阵一站式分发。公众号和企鹅号构成了腾讯内容生态的双引擎,也成为主流媒体推进“媒体融合”的两块试验田。

事实证明,这两大平台触达亿万用户,既具备社交属性,又覆盖多内容平台,有助于高效传递主流声音。在新中国成立70 周年期间,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官方公众号发布多篇文章,阅读量几乎全部达到“10 万+”,累计阅读超过 17 亿。人民日报公众号在千万级用户的体量下,还在高速增长,一年来增长接近 50%。

作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科技和文化公司,腾讯既有主体责任,更有社会担当。我们会坚持“科技向善”的使命,让内容创造美好,不断丰富人们的精神世界,让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真正变成媒体发展的“最大增量”。

(责编:黄玲丽、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