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ST长生或存退市风险 兴业证券踩雷股权质押

王心雨

2018年07月30日09:1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随着疫苗事件的持续发酵,长生生物(股票简称:ST长生)成为众矢之的。截至7月27日,该股连续9个一字跌停,总市值蒸发逾135亿元。而在股价持续下跌影响下,长生生物大股东的质押股份面临平仓风险。

  中登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长生生物股权质押比例达28%,其中大部分质押方为兴业证券。7月25日,兴业证券公告称,长生生物股东虞臣潘、张洺豪质押在兴业证券的股票共计1.78亿股,待购回金额6.75亿元。

  已被刑拘董事长高俊芳的儿子、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最坏的情况是退市,其质押给兴业证券的股票或也无力赎回。

  质权人成大股东

  根据兴业证券发布的公告,包含7月23日的补充质押,兴业证券共持有长生生物1.78亿股。其中,1.67亿股来自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占其所持股份的95.86%,另外0.11亿股来自公司第三大股东虞臣潘,占其持股比例的13.48%。据测算,这两部分股份共占公司总股本的18.29%,超过第一大股东高俊芳持股。

  目前,这两位出质人质押股票的履约保障比例分别为277.1%和306.62%(按照7月24日长生生物收盘价计算),较警戒线(通常为150%)和平仓线(通常为130%)尚有一定距离。

  由于长生生物大股东和董监高所持股份均已变成限售股份,这意味着长生生物股价继续下跌质押股也无法强平,兴业证券将接盘长生生物1.78亿股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不过,公司实控人仍为高俊芳、张友奎夫妇,他们合计持有长生生物1.83亿股股份。

  那么,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会对兴业证券造成什么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不难推断,信誉受损的长生生物会拖累兴业证券,导致兴业证券股票价格下跌。此外,兴业证券和长生生物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也能反映一定问题。根据质押合同来决定如果股票跌至警戒线甚至于平仓线,是否有补充抵押物或资产,如果没有追加抵押,那么兴业证券必定要承担连带责任,只能接受大幅度亏损的结果。之后兴业证券会用自身的利润去填补亏空,导致利润下滑。”

  兴业证券财报显示,2017年净利润为22.58亿元,同比增幅11.66%;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为3.65亿元,同比下滑46.35%。若长生生物退市,那么该笔减值或将对其2018年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另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兴业证券还有一个隐忧,就是在通常情况下,市场发展的方向会远远大于真实的情况。例如经历此次事件,导致兴业证券亏损一个亿,但是日后在市场的反应下就不会仅仅只是一个亿的概念了。市场会放大企业的缺陷,导致利润蒸发得更多。”

  事实上,自从7月23日兴业证券被曝出拥有1.78亿股长生生物的质押股份后,次日就反映在股价中。

  7月24日,券商板块全线飘红,唯独兴业证券收跌,跌幅为0.94%。此后3个交易日,股票连续下跌,跌幅分别为2.84%、0.58%、0.78%。对此,某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兴业证券不会持续跌下去,亏损是有合理空间的,在一定时间后会适可而止。”

  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在研报中表示,黑天鹅事件频发,行业情绪受影响。预计进入8月份业绩期后,情绪将有所修复,良好的业绩与稳健的现金流是优质资产的必要条件之一,在大众情绪恐慌期布局优质错杀标的或将带来良好的超额收益。每一次公众事件爆发后,行业多少都将迎来制度的修复和监管的改善,长期这些事件将更利于行业发展,去芜存菁。

  除了兴业证券,平安证券也持有部分长生生物质押股份。长生生物大股东芜湖卓瑞创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去年5月份向平安证券质押了4943万股股份,质押期为两年。

  相关分析人士谈到:“尽管出质人不同,但从本质来看,平安证券和兴业证券没什么区别,承担的风险也一样多。”

  股权质押标准提高

  近日,上市公司股东高比例质押频频受到关注。7月23日,*ST云网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ST云网解释,为什么新任大股东入主不足一周就质押其98.21%的所持股份?此前,由于珈伟股份实控人股权质押率高达92.84%,深交所发布问询函,要求珈伟股份就实控人股权质押相关情况及其他问题作出说明。

  股权质押新规落地后,各家券商围绕新规对已有制度与系统进行修改。此前,有些券商能够将质押率做到70%,后来按照新规要求不能超过60%,不少机构的股权质押率基本控制在35%-50%。

  某券商人士表示:“我们筛选项目的标准已经提高,要看公司基本面和市值,公司内部审材料也比较慢,整体来看,需要细挑标的,同时配合提高利率、降低折扣等方式进行风险识别与控制。”

  不难发现,在新的市场环境中,机构质权人态度趋于强势。同时,不少上市公司股东试图通过股权质押融资的路径在变窄。

  谈及兴业证券此次质押“踩雷”对于行业内质押业务的影响,某业内人士表示:“这属于黑天鹅事件,对于公司股权质押的业务不会有任何影响。”

  同时,他也表示:“股权质押是上市公司常做的业务,且风险相对较低,因此在行情正当、市场发展态势良好的情况下,这是券商较好的盈利手段。但现在行情不好且市场缺乏流动性,出于承担更大风险的考虑,券商这方面业务自然会缩减。”

  财务顾问是否受牵连?

  此前,长生生物于7月23日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国务院也建立专门工作机制,并派出调查组进驻长生生物进行立案调查。

  记者调查发现,兴业证券与长生生物的渊源由来已久。2015年,长生生物借壳黄海机械重大资产重组上市,当时的独立财务顾问和持续督导机构便是兴业证券。

  7月23日,中原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在担任天津丰利收购徐州杰能科技股权事项的财务顾问过程中,中原证券涉嫌未勤勉尽责,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被罚款40万元。

  那么,作为长生生物借壳上市独立财务顾问的兴业证券,会像中原证券一样受到证监会处罚吗?

  某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称:“兴业证券不一定承担连带责任。作为长生生物的财务顾问,如果涉嫌财务造假,例如做假账等,那么兴业证券理应承担责任。但目前来看,长生生物所有的财务数据都是正规的,问题出在产品上,而产品质量是财务顾问无法核实的。”

(责编:陈键、吕永奇)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