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股价两跌停后,华大基因欲引进新投资者

孙婉秋

2018年07月23日08:2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华大基因的 “多事之秋”还在继续。

  7月19日晚间,华大基因公告称,公司监事、核心骨干人员拟增持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1000万元。

  这已经是华大基因两天内的第二次增持了,在“举报门”、“癌变门”相继发酵,巨量限售股解禁连遭一字跌停的情况下,华大基因两次祭出了“增持”的招数,以期提振市场。这显然并未能给资本市场注入足够的信心,一度探底76.5元后,20日仅仅增长1.87%,报收78.86元。

  中止审理

  7月18日早间,《国际金融报》记者得到消息,原定于当日下午14时30分在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第二十五法庭公开审理的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大基因”)名誉纠纷一案暂不开庭。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向华大基因方面求证,华大基因表示:“该案中止,等待我方诉对方不正当竞争案审理结果,其他关于官司的信息,将依据法院程序依法公开。”

  有媒体称,华大基因对于两桩案件的冲突给出了“一个案子以另外一个案子的结论为基础”的表态,因为华大基因诉南京昌健不正当竞争案同样在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审理,开庭时间待定。

  随后,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了案件中止审理。该法院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原定于今天(7月18日)下午14:30第二十五法庭审理名誉权纠纷案件,由于其中一方申请中止审理,目前无法开庭。”

  对于突然中止审理的原因,该工作人员坦言:“我们也是7月17日(庭审前一日)收到此案件其中一方的中止审理申请,当天下午就写了这个中止裁定,今天会将中止裁定寄给涉案双方。”

  上述工作人员补充:“因为该庭是以另一案的审理为依据,而另一案的审理我们并不太清楚,所以本次开庭时间待定。”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院中止审理的情况有很多种,其中包括案件双方当事人同时涉及到另一案件,而另一案件与本案有直接关联性,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只要在法院下判之前,上述情形均可提出中止审理请求。

  对于中止审理的告知流程,赵占领表示,可以先电话告知,再邮寄中止裁定通知。《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南京昌健代表王德明确认,其代理律师已经接到中止审理的电话,书面通知尚未收到。

  股市厄运

  庭审中止尚可得到一丝喘息,华大基因当前更大的苦恼来自股市的重击。

  7月17日,华大基因资本市场的“厄运”依旧在延续,开盘继续遭遇跌停,报收83.07元,市值缩水至332亿元,不足最高峰值时突破千亿大关的1/3。

  这也意味着华大基因上市周年考,限售股解禁时,交出的答卷为两日一字跌停。

  市场的态度已然发生变化,相较于此前股价失守百元大关的诧异,此刻更多是对于这一过山车式变动的好奇以及探底。

  7月14日,时值华大基因登陆A股一周年。相较于前半年股价一路攀高,一度创下261.69元峰值,后半年则画风突变,伴随着估值过高、重营销、轻研发、业绩平庸的质疑,股价一路下挫。

  此次巨额限售股解禁一个月前,华大基因便步入了 “多事之秋”。

  先是合作伙伴实名举报华大基因在江苏省众多城市大范围与地方官员接触,愚弄主政官员,忽悠、欺诈、并涉嫌不正当接待和以赠送基因检测细胞储存服务贿赂相关官员,借官员权力影响和主导合作,套取国有资产等。

  “举报门”尚未褪去,“癌变门”又至。

  7月13日,一篇名为《华大癌变》的文章在网络上疯狂扩散,对华大基因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以及相关业务提出质疑。

  该文报道,湖南长沙一位“13号染色体长臂缺失综合征”的患儿母亲,质疑以华大基因为代表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出错,未能起到筛查作用,最终导致产妇生出带有生理缺陷的婴儿且不予理赔。

  华大基因当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表示相比传统唐氏筛查技术而言,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具有高准确性的特点。另外,华大基因在相关无创知情同意书中明确告知了无创基因检测的适用范围和技术局限性,并为每一位受检者购买检测医疗保险。

  股价还将打六折?

  《华大癌变》持续热议的同时,华大基因迎来了巨额解禁。

  本次解除限售股份的数量为2.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5986%;实际可流通的股份数量为2.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1748%,解禁股类型是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

  7月16日华大基因开盘跌停后,《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其证券代表部沟通,是否将采取相应的护盘措施,以挽救股价的颓势,彼时华大基因表示影响二级市场股价的因素比较多,并不是公司有所作为短期内就能改变的。

  7月17日再度一字跌停后,华大基因坐不住了,拟以增持来提振市场。

  华大基因晚间公告称,该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对公司增持,拟增持金额累计不低于3000万元。

  公告显示,各增持主体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许可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通过深交所增持公司股票。增持价格不高于120元/股,增持主体基于对公司股票价值的合理判断,结合资本市场整体发展趋势,根据公司二级市场股票的市场价格实施本次增持计划,增持资金来源包括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

  根据公告,增持主体包括华大基因董事、总经理尹烨,副总经理杜玉涛,首席运营官张凌,副总经理刘娜,人力资源总监李治平,财务总监陈轶青,董事会秘书、法务总监徐茜。

  目前,除了总经理尹烨、副总经理杜玉涛通过深圳前海华大基因投资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外,上述其他增持计划参与人未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公司董事、总经理尹烨,副总经理杜玉涛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却分别持有华大投资0.9614%、0.2904%的合伙份额,华大投资持有华大基因的股份比例为 16.72%。

  7月19日华大基因股价反弹后继续下跌。

  7月19日晚间,华大基因再发公告称,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坚定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同时为了提升投资者信心,切实维护中小股东利益,结合对公司股票价值独立合理的判断,公司监事、核心骨干人员拟计划自本公告之日起未来6个月内,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累计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

  根据公告,增持主体为华大基因监事李松岗、李雯琪、胡宇洁,及公司核心骨干人员,目前,上述公司核心骨干人员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且增持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增持计划的价格不高于120元/股。

  通常情况下,管理团队增持要么是对企业前景表达信心,要么就是为了提振市场,因此,此时管理层短短三天之内两度出手显得意味深长。自7月16日以来华大基因的股价连续两日跌停,截至7月20日收盘,华大基因总市值以由最高时突破1000亿元缩水至315.52亿。

  中邮证券研发部副总经理程毅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大基因此次并没有提出明确的目标,且相对于300多亿的市值来说,4000万的增持不过千分之一,更像是面对困局做做样子,对于公司的股价影响可能微乎其微。

  在程毅敏看来,医药行业的市盈率通常在30倍左右,即便是龙头企业,溢价也不会超过50%即45倍,目前华大基因的80多倍市盈率仍然存在40%多的跌幅空间,如果公司业绩短期内无法实现高增速,股价几乎要打六折,因此华大基因面临着较大的下行幅度。

  程毅敏指出,更现实的问题在于负面消息对于解禁期间会呈现出更大的压力,就华大基因而言,解禁后原始股东在当前溢价如此大的情况下很难继续选择坚守。

  这一判断随即得到印证,有华大基因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华大基因正在考虑调整股东结构,引进一些新的投资者。

  对于这一计划的进展和新投资者的身份,《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多位华大基因高层,均未得到回复。

(责编:陈键、吕永奇)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