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这群“疯投民工”如何捕获徐沪生、罗永浩和余建军

2018年04月13日16:2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每周一下午四五个小时的业务讨论会结束后,合鲸资本的七八个投资人会继续在办公室待上三个多小时,参与接下来的一场名为“疯投民工夜习班”的讨论会。来自文化行业的创业者、投资人,会围绕行业经验、趋势进行干货分享。这些主讲人包括一条创始人徐沪生、虎扑体育的高珊珊、穆棉资本的孙婷婷、证券之星创始人高利民等“务实的操作者”,很多都是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三木(原名黄维)和霍中彦刷脸请过来的,合鲸会赠予主讲人一台锤子手机作为答谢,“一年总要送出去三五十台锤子手机”。

身处强调“快速学习能力”的投资圈,举办“疯投民工夜习班”是创办合鲸资本不到三年的熊三木和霍中彦尝试跳出舒适圈、更新知识结构的一个途径,也是合鲸资本想要快速带出年轻投资人、强化机构整体势能的一种尝试,“七八个投资经理听一堂课,其实挺奢侈的”。

但在成立之初,合鲸资本的仅有优势是两位创始合伙人在传媒行业的个人资源和人脉积累。作为复旦新闻系94级和98级的师兄弟,熊三木和霍中彦此前在传媒行业积累了较深的行业资源,并获得了财务自由。熊三木曾参与创办《新闻晨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此后通过创办巨流无线介入移动广告行业;霍中彦曾负责新华传媒、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等公司的投资业务,并深度参与了华闻传媒等几家A股公司的重组并购事宜。

于是,熊三木和霍中彦就将寻找投资机会的范围重点锁定在周围的老朋友身上。在他们看来,文化产业里“老狗玩出新把戏”的创业项目成功率相对较高,对创业者的知根知底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天使投资的风险程度。重要的是,对于身处传媒行业十多年的熊三木和霍中彦来说,他们有机会最先发现这些创业者,创业者要做的事情也是他们依靠传媒经验能够看得清本质、帮得上忙的。

“‘老狗’都是我们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我们有能力发现这些人,而且能够理解和判断他们要做的事,彼此聊得来甚至帮得上忙。”熊三木说。

重要的是,在文化内容产业大爆发的机遇下,包括逃离纸媒的老媒体人在内,这群有经验的创业者的成批出现,成为合鲸资本“资源性投资”得以成功的前提。熊三木强调,合鲸要做文化产业第一流创业者的第一轮投资人。

成功捕获“一条”的天使轮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合鲸资本这种优势恰逢其时的巨大势能。熊三木是最早知道徐沪生要离职创办“一条”的人,基于对徐沪生的看好和办杂志的成功经验,合鲸资本用几百万成为“一条”的天使投资人。此后,徐沪生带领一条从短视频、内容电商到线下空间不断进化,并吸引了包括挚信资本、SIG、CMC、头头是道、京东在内的投资方,让合鲸获得了超过百倍的投资收益。

但相比这种看起来绝无仅有的案例,熊三木和霍中彦更擅长并有意识地通过“能帮先帮”的姿态扶持创业者。霍中彦在投了天使之橙后,就以COO的身份给天使之橙做了大半年的战略顾问,甚至花了7个月时间从起草文件到打通政策,帮天使之橙拿到了国内第一个针对自动贩售鲜榨果汁业态的食品许可证。这个在移动支付普及后开始爆发的新零售业态同样带来了超过百倍的收益。

这种帮忙心态甚至适用于“建立任何股权关系之前”,并能够最终帮合鲸拿到投资机会。喜马拉雅的创始人陈小雨、余建军是熊三木互动频繁的朋友,他们给了熊三木很多项目上的建议与指导。创业前期的喜马拉雅也得到了合鲸资本在高管人才输送、广告资源嫁接、解决政策法律风险等方面的帮助。2015年,合鲸资本与喜马拉雅联合成立了1亿规模的文化基金,并在随后通过参与喜马拉雅拆VIE和牵头操作定向基金,成为喜马拉雅的多轮次投资者。

熊三木把这种帮忙心态更多归于对创业者本人的看好。在他看来,文化产业投资这件事本身的核心是研究人、琢磨人、理解人和帮助人的一个“做人过程”。

也因此,在合鲸资本的被投项目中,企业家精神成为熊三木和霍中彦尤其看重的因素。在他们看来,喜马拉雅的成功很大部分在于陈小雨、余建军拥有非常强的创业人格,低调但对自己特别狠,进化能力强,带领喜马拉雅完成了从音频平台到知识付费平台甚至未来出版教育平台的跃迁。“他们可能不会每一次都成功,但他们一定是最牛逼的。”熊三木说。

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基于一条、喜马拉雅和天使之橙等明星项目的行业经验和机构研究,合鲸资本已经形成了自己对于内容电商、线下空间、知识付费等风口的行业认知,呈现出明显的“与创业公司一起成长”的发展轨迹。

“我们(合鲸资本)本身其实就是一个创业公司,做文化产业,只不过我们的手段是投资。”熊三木说。

2016年,霍中彦刚关注线下空间理论研究时,就建议徐沪生做一条的线下体验店,徐沪生非常谨慎但也一直在持续研究、思考、推进。后来参与合鲸的“疯投民工夜习班”分享会时,徐沪生分享了关于线上流量价格上升和转化率下降的明显拐点已经出现的现象。

这次分享会成行之前,合鲸的同事原本担心耽误徐沪生的时间,但徐沪生主动表达了想到合鲸交流的意愿,并且说“只要请我吃一顿你们公司门口的热气羊肉就可以了”。熊三木后来表示,作为诗人的徐沪生在他眼中一直很孤傲,但徐沪生对合鲸总是热心、认真,“他真的还是挺想帮你的”。

2017年,合鲸开始重点下注线下场景,一条也开始筹备线下体验店并将线下作为接下来的重要战略。

过去一年,合鲸在线下场景的投资项目包括共享健身项目“觅跑”、新书店“马赛克”、影院运营商“自由时光”。在合鲸看来,新书店的本质是内容驱动的新零售。创始团队既能够通过“书”营造非常强烈的内容调性,同时又要具备零售基因,玩命做坪效。“两个创始人是国内标杆书店方所的两大核心骨干,一个负责调性问题,一个解决运营问题,那我们就果断投了。”

一定程度上,一条甚至影响了合鲸对于内容创业的判断。一条之外,合鲸还投了毒舌电影、公路商店这两个订阅号媒体起家的项目,内容是否有灵魂、项目能否纵深切入产业层,成为合鲸形成的内容投资方法论。霍中彦向《三声》进一步解释说,只有内容有灵魂,才有机会形成很强的势能,并最终转化为独立的渠道或品牌。“大部分母婴号的营收规模一开始都超过一条的,但后来一条的后劲越来越大。”霍中彦说。

但个别案例优势并不能成为持续竞争壁垒。在面临包括国家队和BAT在内的头部投资阵营、综合性规模化的VC基金和CMC、头头是道等在内的产业资本的竞争压力时,如何在“人脉资源”、“行业经验”和“帮忙意识”之外,形成更加可持续的竞争优势,下注更多传媒之外的细分领域,成为合鲸资本持续的战略重点。

熊三木和霍中彦承认,即使他们在获取新知和自我迭代方面“异常饥渴”,但在超乎他们个人的认知经验和人脉资源之外的领域例如对话体小说、动画、影视等项目,合鲸会变得保守谨慎很多。解决办法是,合鲸需要跳出创始人的安全领域,在不断更新认知的基础上储备更加年轻的投资团队。

因此,“鼓励投资经理自己开枪”成为两位创始合伙人达成的默契。共享健身项目“觅跑”就诞生于投资经理的主导推动。“理论上我们两个带两个助理就能干活了,但我们现在包括新加入的合伙人和投资经理在内,一线投资团队有将近10个人,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力成本。但关键是如果我们要有一个未来的考虑,必须这么做。”

在熊三木和霍中彦两位创始合伙人的规划中,合鲸资本会关注文娱、文教、文体、文创、文旅五个赛道,寻找从软硬件创新到平台层和内容层的投资机会,其中消费升级向的“买买买”、文娱向的“爽爽爽”和知识教育向的“学学学”是他们关注的重点领域。

从2017年底开始,合鲸资本会重点发展文化产业和上市公司的母公司做LP,天使三期基金计划募资2.5亿,成长一期基金计划募资5亿,同时合鲸能够与LP在项目资源共享和退出方面进行合作,未来成为一个全阶段、全闭环的产业VC机构。

主动靠拢常规经验之外的新事物的意识正在增强。合鲸最近看了一个机甲项目后非常喜欢,并一度产生了想要投资的念头。在霍中彦看来,这个机甲项目将世界观、文化调性和技术结合得非常好,有非常浓厚的科技感和未来感,“这个对做投资是很重要的,因为文化产业投资本身就七分像人三分像鬼,它是文化产业。”

“现在的状态挺开心的。”熊三木说。(三声作者:邵乐乐)

(责编:韩颖、吕永奇)

创投人物

张向宁: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