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辉山乳业重组方案遭债权人反对 蒙牛否认有意洽购

夏 芳

2017年09月04日08: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停牌接近半年,近日又曝出公司初步重组方案遭遇债权人反对。深陷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何时迎来坦途,目前仍是问号。

  对于乳制品行业来说,自8月份至今,婴幼儿配方奶粉注册制的落地,乳业中报的陆续披露吸引了财经媒体争相报道。而辉山乳业至今未出现在婴幼儿配方乳粉获批名中。不过,公司的重组进展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

  根据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的初步重组方案遭债权银行和个人投资者反对。目前辉山乳业债委会以中国银行为首的多家银行,均不同意继续由辉山董事长杨凯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初步债务重组方案。债权方诺亚财富旗下子公司歌斐资产,其189位合格个人投资者还要求追究辉山乳业主要责任人对于逾百亿元资金流失的法律责任。

  资金去向成公司重组障碍

  在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危机发生后,公司股价遭遇断崖式下跌,公司紧急停牌至今,辉山乳业的债务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多家银行披露的辉山乳业贷款情况显示,其在工商银行、平安银行贷款余额分别为20亿元、21.42亿港元,九台农商行为13.5亿元,浦发银行6.8亿元,民生银行、浙商银行各约7亿元,农业银行1.1亿元及1.5亿港元,合计约为78亿元。

  同时,辉山乳业还面临大量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财报显示,辉山需要在2017年9月30日偿还110亿元的短期债务。

  另外,根据辉山乳业公布的公司资产与负债数据显示,公司早已资不抵债。今年6月5日,辉山发布公告对外宣称,截至2017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为262.2亿元,其中现金及等价物4.67亿元。而辉山可以确定的负债是268亿元。

  虽然公司已经聘请德勤咨询作为公司的独立法定会计师,已就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期间,公司的主要经营附属公司银行结余、主要银行账户的银行交易及公司提供的担保进行调查。但是,公司的重整之路走得并不顺畅。

  对于辉山当前的处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顾问20年前曾在高盛的支持下成功重组粤海集团,所以此次重组的方案基本是当初的翻版,但两次重组在很多细节上有很大不同,特别是此次重组是将境外债务法律管辖权转移至境内,引发债权人的极大不满。

  在沈萌看来,辉山乳业的债务问题并非没有办法,但问题是必须要兼顾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更要维护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公司后续发展堪忧

  沈萌认为,辉山乳业在没有找到重组合理办法的情况下,如果强行重组,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纠纷。而目前公司的重组方案,必须得到债权人大会的通过,如果无法通过则就要修改。

  事实上,在公司债务重组问题尚未解决前,公司的生产经营目前虽然正常进行,但是对于公司长期发展已经产生不利影响。

  而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辉山乳业的产品生产还在进行中,不过后续的生产经营并不乐观,据说,公司后续的产品遇到问题,主要是公司原材料的采购跟不上。

  值得一提的是,8月31日是上市公司中报业绩披露的结束日,当众多的乳业上市公司公布了自己的半年报后,辉山乳业的中报迟迟未披露。而彼时,曾有消息称蒙牛乳业有意洽购辉山乳业,但是遭到蒙牛的否认。

  8月31日,在蒙牛乳业业绩报告会上,蒙牛总裁兼执行董事卢敏放明确表示,“我今天要正式强调,我们不会对辉山乳业有兴趣”。此时的辉山乳业可谓内忧外患,巨额的债务即将到期,公司的生产经营面临压力,而政府推动的破产重组成为辉山乳业的救命稻草,但目前重组方案遭债权人举“红牌”,辉山未来的前景如何,在重组方案未完成前,一切都是问号,有待辉山给出答案。

  不过,对于公司重组进展以及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如何?在本报记者截稿前,辉山乳业并未对上述问题进行回复。

  对于公司重组进展以及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的现状,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有关公司重组的消息如果有实质性的进展,不论是正向的逆向的公司都会公告。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