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ST华泽多高管“自怼”半年报 指大股东损害公司利益

2017年09月01日08:47  来源:中国经济网

  *ST华泽赶在最后一刻交出的半年报,不仅呈现巨亏状态,还被公司副董事长在内的5名高管提出异议。

  在异议声明中,5名高管共同表示,无法保证本次半年报有关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也无法保证本次年报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并且,多名高管在声明中控诉大股东一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5名高管控诉大股东侵占公司利益

  *ST华泽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8亿元,与去年同比降低69.38%;利润总额-0.75亿元,与去年同比减少40.5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0.75亿元,与去年同比减少40.51%。

  *ST华泽在半年报中强调了经济和行业大环境的不利,公司表示,自2016年起,公司发展持续经历重重困难,加之国际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国内经济长期处于L型底部区域,镍价继连续下跌长期在底部徘徊运行,虽然在近期有小幅度反弹,但从历史上来看,仍属于低位持续震荡。

  对于报告期内目标未完成的原因,公司表示主要有几方面:2017年上半年镍行业依然低迷,镍价持续运行在历史底部区域,镍产品售价格大幅下降,导致产品毛利率降低,镍同行业企业均显示亏损;孙公司平安鑫海的镍铁技改项目,目前仍处于试生产阶段,未能给公司贡献更多利润;受关联企业资金占用等因素影响,融资困难,公司财务成本居高不下。

  不过,与这份半年报同时发布的,还有包括公司副董事长在内的5名高管的异议声明。

  根据《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8月30日公司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2017年半年度报告》,其中4票同意,2票反对,其中独立董事张莹虽然投了同意票,但只是不反对2017年半年报的披露。

  张莹表示,本次半年报的期初数为 2016 年年报有关数据,因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进而对有关影响广泛的重大事项作出准确的认定,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已就公司2016年的年报数据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鉴于期初数据对半年报信息影 响的连续性,且公司内控管理失效的情况未有效改善,本人难以合理保证半年报数据的真实、准确与合理性;

  公司副董事长刘腾、公司董事夏清海也对该项议案投反对票。除了都对本次半年报无法保证真实性之外,这三位高管的反对理由中都提到了大股东及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

  公司监事杨源新、副总经理张文涛也提出了相关异议。

  历史遗留问题亟待解决

  *ST 华泽这一问题由来已久。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上市公司2015年度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显示,华泽钴镍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公司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占用华泽钴镍子公司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资金,2013年余额为10.81亿元,2014年余额为14.15亿元,2015 年余额为14.97亿元。然而,股民的质疑、证监会的立案调查等均没有让公司改变行径。

  2016年公司又故伎重施。2016年4月19日,建行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支行与华江新材料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10日后,建行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支行与华江新材料、陕西华泽、星王集团、王应虎、王涛、王辉、平安鑫海共同签署了《借款债务转移协议》,协议约定:自2016年4月29日起,华江新材料将其在原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本金加利息)转移给陕西华泽。这件事直到2017年才因为诉讼被曝光(王作虎为公司董事长,王涛、王辉为公司大股东,同时为一致行动人)。

  2017年7月8日,公司财务顾问针对此事给出“性质恶劣”的评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股股东地位的优势,在关联方华江新材料与建行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支行签署借款协议后仅10个自然日内即将相关债务转移给上市公司子公司陕西华泽,并由上市公司孙公司平安鑫海进行了担保,相关事项未履行任何审批程序,严重干涉了上市公司的独立性,?构成了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违规对外担保行为;同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上述违规行为发生在其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在整改事宜未有进展的情况下继续侵害上市公司利益,性质恶劣。

  从上述高管的异议声明可知,数名董事曾数次联名提议公司董事会聘请专业中介机构对大股东资金占用进行专项审计,但此项工作至今未能开展。副董事长刘腾表示,其于7月份就公司大股东侵占、大股东业绩补偿协议等提出要求专项审计、测算股份补偿数、提起司法诉讼和向司法机关举报侵占犯罪线索等内容的议案,但被公司西安的两名独立董事以含混不清和不适当的事由要求延期审理,有关专项审计不能开展。

  公司生死边缘

  此外,刘腾称,公司已经停产、现金枯竭、矿权被地方国土部门行政处罚等,公司财产价值明显受到贬损,但相关信息并没有在本此报告中完整准确有效体现和反映。

  上述高管的异议声明中,还提到了无法详细说明的巨额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往来账款、资金枯竭等等问题。

  公司财务顾问在报告最后提示了风险:由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制定的原资金占用清欠方案长期未有实质进展,而新增占用事项不断增加,资金清欠事项存在重大风险。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为17.87亿元,与2016年末相比,这一金额不仅没有降低,反倒出现了增长。2016年末,占用资金为14.86亿元。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认为,公司目前的现状多半是无法解决大股东占款问题,事件最后演变的结果,不排除公司会被要求退市。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