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瓜子二手车摊上数起官司 车辆高速上突发故障险被追尾

文丽娟

2017年05月10日11:26  来源:中国经济网

资料图。

  资料图。

  “瓜子二手车直卖网想不了了之,但我肯定和他们死磕到底。”时隔一年,孙刚(化名)回忆起去年6月发生在高速公路上差点追尾的那一幕,仍然心有余悸。

  2016年6月,孙刚花6.5万元在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以下简称“瓜子网”)上购买了一辆北汽绅宝。瓜子网标注显示,“准新车,2015年8月上牌,里程9166公里”。

  交车后两周,孙刚驾车在广州南沙港快速路上行驶时,车辆时速由110公里突降至60公里,车辆变速箱突发故障,险些酿成后车追尾事故。

  随后,孙刚将车送至4S店检修,竟发现该车被更改了里程表,实际行驶里程已超5万公里。

  在向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简称“广东消委会”)投诉后,孙刚与瓜子网仍协商未果。2016年8月,他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起诉原车主和运营瓜子网的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

  随后,瓜子网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本案移送北京审理,孙刚不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要求在广州当地审理此案。

  2017年4月,孙刚收到了二审裁定书,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孙刚的诉讼请求,将于6月15日二审开庭。

  此外,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涉及到瓜子网无法协助买主完成过户手续的另一起诉讼案件,将于6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5月5日,法治周末记者就上述两个案件联系瓜子网进行采访,其公关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调表车问题是去年的了,我们该给的解释都解释了。法院的案子,我们等法院判决,没有审判的案子,我们目前不能回应。”

  5万里程公里数变9千

  去年4月,孙刚在瓜子网上看中了一辆2015款北汽绅宝D50自动标准版二手车。

  “当时瓜子网上的描述是准新车,2015年8月上牌,里程9166公里。”孙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016年5月1日签订合同之前,他跟随瓜子网检测员验了两次车。

  “第一次只看了车辆外观,第二次在瓜子网广州分公司地下停车场里验车,检测员拿着手电筒照了一遍,告诉我左前减震稍有异响,刹车距离有点远,但称不影响车辆使用,随后出具一份检测报告,说这辆车不是事故车和泡水车。”孙刚介绍道,“检测全程用了5至10分钟。”

  2016年6月1日,孙刚和原车主在惠州办理过户手续,没有瓜子网员工陪同。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瓜子网首页上标注着“259项检测”,检测项目由原奥迪中国二手车业务总监领衔制定,评估师团队“考核上岗,经验丰富”,且“排除重大事故”“排除火烧车”“排除泡水车”,同时明确标注“100%个人二手车”,并且“全程陪同交易,专员陪同过户”。

  两周后,孙刚入手的这辆“排除了重大事故的准新车”却差点让他和家人出了车祸。

  在4S店检修后,孙刚发现车辆在2016年4月15日最后一次保养时的里程为54294公里,且被作为滴滴网约车高强度使用过。

  对车辆重新评估后,他认为该车实际价值约为5万元,因此要求瓜子网退还1.6万元差额,同时为车辆做一次大保养。

  与瓜子网售后进行交涉后,孙刚被明确告知,平台不负责任,“瓜子网让我找原车主,但对方不承认改里程,让我找瓜子网”。

  交涉无果后,2016年7月,孙刚向广东消委会投诉,要求瓜子网“退一赔三”。广东消委会工作人员与瓜子网取得联系,对方表示,能确定原车主确实调了里程表,公司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免去孙刚购车手续费,免费给车做一次保养(约三千元)。对于孙刚的“退一赔三”诉求,瓜子网表示拒绝。

  随后,孙刚将原车主和瓜子网所在的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起诉至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2016年11月11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瓜子网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瓜子网所在地为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管辖,要求将本案移送北京,法院予以支持。

  对此裁定,孙刚表示不服,并上诉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涉及多起案件

  今年4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此案的民事裁定书。

  法治周末记者获取的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上诉人提交的《二手车买卖合同》第九条规定:“协商不成,各方同意提交丙方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诉讼解决。”因该合同系由上诉人、两被上诉人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及原车主签署,作为本案当事人之一的被上诉人车好多旧机动车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并未参与签订《二手车买卖合同》,该协议管辖对分公司无约束力,故本案不适用约定管辖。

  据孙刚介绍,该案将于6月15日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此外,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官方网站发布了一则题为《二手车买卖“小贴士”》的文章,里面提及丁女士与赵先生、瓜子网签订《二手车买卖合同》,看车时,车辆的里程表显示车辆行驶里程为4万公里,但丁女士发现车辆在使用后频繁发生各种问题。后经检测,报告显示车辆实际行驶里程数为9万公里且发动机质量有问题。丁女士诉至法院,认为赵先生和瓜子二手车网在签订合同时存在严重欺诈行为,要求解除合同并赔偿相应损失。

  除了因为“改里程”惹上官司,瓜子网还“摊”上了一起无法过户的诉讼。

  海淀法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买方贾先生起诉卖方闫先生和瓜子网,称在与瓜子网、卖方签订《二手车买卖合同》并支付定金和服务费后,卖方和瓜子网迟迟未协助买方完成过户手续,请求判令两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服务费和时间成本。

  经法治周末记者多方了解,该案将于6月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

  先行赔偿被指“遥不可及”

  实际上,随着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兴起与互联网购车的增加,二手车交易纠纷不断涌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报称,所售车辆存在更改里程表的情况,占二手车涉质量争议的50%。

  5月7日,法治周末记者走访北京市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一位二手车经纪公司的员工赵敏(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改里程”现象在二手车市场很普遍,“公里数越多,发动机磨损越严重,影响车的使用寿命,所以年份近的车辆,如果公里数多,肯定要调”。

  那么对于瓜子网而言,为什么259项专业检测仍然不能查出实际的车辆里程?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立彤认为:“或许大多数检测都是‘走过场’,对于车况的把关形同虚设。”

  根据广东消委会的通报,瓜子网是提供平台并撮合买卖双方达成购车协议,成功后收取中介费用的二手车中介网站,消费者和瓜子网是委托人和居间人的关系。

  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五条规定,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瓜子网未能检测出实际里程数,或者没有如实告知、欺瞒实际情况的行为,首先是一种违约行为,违反了委托人的委托合同内容,没有尽到应尽职责,应当承担对委托人也即消费者损失的赔偿责任。”陈立彤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此外,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另据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

  “瓜子网应切实承担起作为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的法律责任,向消费者提供先行赔偿后,再向二手车原车主追偿。”陈立彤表示。

  然而,孙刚认为先行赔付“遥不可及”,“官司打了一年了,瓜子网广州分公司从销售员到中层管理干部,已经换了好几批,一直没有人出面解决”。

  或为商业模式惹的祸

  陈立彤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道,调表和不能过户的纠纷之所以频繁出现,应当与瓜子网C2C的商业模式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瓜子网“脱胎”于原赶集网旗下C2C模式的“赶集好车”,其创始人杨浩涌宣称,C2C模式消灭了中间商,切合瓜子网“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广告语,让车主和买主直接交易,减少交易成本,促使交易量提升。

  赵敏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称无中间商,但平台就是中间商,收买车人的服务费,买车人会压车主的价格,差价被平台挣走。那些平台上每个月的成交量得有三分之二被车商接走。”

  不过,不论是否存在中间商,在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瓜子网C2C模式在理论上不可持续,“理想的模式应该是由平台收购车后提供质保,车辆检测结果给到卖家,所有责任由平台承担,平台通过自己的信誉和维修担保,确保用户使用结果”。

  陈立彤则认为,二手车平台通过提供经销服务和商业增值服务,赚取差价和利润,无可厚非,但瓜子网推出的C2C模式必须有全社会的诚信体系根基做支撑。“中国社会目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匮乏,尚没有建立公认权威的第三方车辆估价体系和标准,二手车交易平台缺乏先天的交易准则。”

  “瓜子网打造买卖车主直接交易模式,打造自己的评估体系,但由二手车电商平台来扮演第三方机构的角色显然是不合适的,相当于在竞技赛场上,裁判和球员由同一方扮演,俨然不会促使行业良性发展。”陈立彤说道。

  因此他建议,应由有关部门制定统一的检测标准,对二手车车况进行客观认证,向消费者公示车况信息,并建立规范的二手车行业信息公开制度,最大程度消除信息不对称现象,此外需尽快出台具体的法律法规,从质量检测、买卖交易、消费者权益保障等各个方面对二手车交易市场予以规范。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