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天弘基金将新三板业务归口子公司,战略调整背后有何布局?

 武亚玲

2017年05月08日11:04  来源:读懂新三板

天弘基金

  天弘基金作为国内货币基金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也是在新三板上投入最多的公募之一。最近,天弘基金设立新三板业务线,归口部门设在其基子天弘创新,迎来了原广州证券做市部负责人常远的加盟。常远出任业务总监,全面负责新三板业务。

  早在2015年,天弘创新就将新三板定义为公司的战略业务,并希望待政策成熟后启动新三板做市业务,加上股权投资、并购等业务,参与新三板全产业链。

  读懂君近日拜访了常远,他表示天弘此番调整主要是出于业务布局层面考虑,他选择加入天弘创新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有良好的业务基础,强大的创新基因以及锐意进取的管理团队,同时,他认为市场发展到了应该思考的时刻,而天弘创新给了他思考和布局的时间。

  常远在广州证券任职期间先后担任广州证券投资银行副总经理、新三板推荐业务负责人、做市业务部负责人。广州证券获得首批做市牌照后便开始布局一批优质项目,投入力度较大,曾获得较高的收益率,并于2015年成为做市家数最多的做市商,建立了市场上最大的做市报价服务体系。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发,广州证券新三板业务线严控风险,在这一年做市业务取得零风险的成绩。

  从一手搭建的全市场最大的做市报价服务体系到市场最大规模公募基金,在常远的带领下,天弘的新三板业务会有什么新布局?他又是如何看待当下的新三板?

  以下为常远口述。

  一、公司将全方位布局新三板业务,为后续市场放开做好准备

  天弘基金将新三板业务归口部门定位于基金子公司,主要是出于监管分类下丰富业务类型考虑。

  母子公司主要差异是从事业务类别属性为标准化或非标准化。目前,新三板定义为“非上市公众公司”,即可理解为非标类业务。不是新三板业务在母公司就代表重视,业务归口子公司就代表不重视,这只是业务的监管分类产生的结果。

  天弘创新目前设立的新三板业务部门主要以投资、投行和做市(筹备)为主要业务条线,也可以代表我们未来的业务结构,实际上就是买方和卖方业务。

  公募基金是传统的买方业务平台,但从市场角度出发我们认为新三板市场具有大量的FA业务机遇,存在大量的老股转让、定向增发等佣金收入。基金子公司就可以很好地把卖方业务嵌入买方平台,这会是我们在商业模式上进行的创新探索,我们也会和监管机构论证清楚后再开展相应的业务。

  如此一来,未来我们的收入来源可能会有两类,一类是传统投资业务,另一类是卖方服务型的,但两类业务是相互交叉、相辅相成的。

  从业务属性出发,一级市场投资业务重视的是投资回报,故并非想把卖方业务作为业务线的主要业务,应该说是丰富收入来源的一种手段。未来业务重心依然会是在投资,投行业务与投资业务是相辅相成的。

  将卖方业务与买方业务相结合,会有诸多好处。通过为公司提供卖方服务,会提高相应的议价能力,同时,通过早期接触项目,在成本及风险控制方面也会有较强的把控性,我们希望通过对新三板业务模式的创新,丰富盈利途径并提升收益率。

  目前,部门设立刚一个多月,正在进行业务、人员方面的布局,我们会邀请市场资深人士加入。因为与券商相比,没有牌照支撑开展创新业务难度会很大,需要精英团队作业来“弥补”。未来我们也会向持牌的方向发展,比如申请私募做市等。

  以上为业务布局情况,很多人关注我们的投资产品,我简单介绍一下。个人认为,天弘基金是市场中布局较早的公募机构之一,已有多只存续产品。

  此前天弘的新三板投资布局相当不错,从目前来看,我们有60多家公司已经在申报IPO材料,一部分已获证监会反馈,我们收到了很多关于三类股东的函件。在天弘过去投资的项目中,必然会出现一批具有代表性的项目,比如三类股东的问题、三板转板的概率问题都会在这批项目中反映出来,大家可以持续保持关注。

  同时,我们所投的公司中40%为拟IPO公司,总体公司质量较高,投行也愿意参与这些项目,这样会拓展出很多卖方业务机遇,比如并购。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天弘创新后续开展卖方业务是具备可操作性。

  坦率讲新三板的退出渠道很多,目前市场上很多投资者热衷于投资拟IPO标的,其中不少是通过老股转让方式建仓,这样就为“换手”创造了机遇。当然我们会根据仓位和价格来判断退出时机,有些公司可能会在IPO之后,有些公司可能会在新三板二级市场退出。

  二、监管应精准追责,做市商应当从定价功能与获取库存股等方面逐步完善

  来到天弘创新的这一个多月里,我的工作重心是人员和业务方面的布局,这些事情都需要思考、充分论证,同样我认为市场到了该思考的时刻,不应再盲目追风、盲目呼吁政策落地。

  新三板市场已经发展超过10年,经历2015年初一波行情后,指数一路下探。随着行情逐步趋冷,市场中负面情绪已逐步凸显,部分投资者开始指责做市商,甚至指责监管不作为。经过反思,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对的,当时的新三板一定要踩刹车,新生的市场如果在早期被爆炒后必将影响后续发展。

  大家普遍认为做市商是庄家,低买高卖,但做市商较低价拿票是有原因的,不完全因为持有牌照的缘故,更多的是由于为公司提供服务而获得较高的议价权,后期做市商也不容易,在市场缺乏买方力量的情况下一路扮演“接盘侠”。我当时开玩笑说我们做市商就像是PM2.5,上不去也下不来,处于很被动的状态。

  新三板现有的问题都是暂时的,就拿当下呼声较高的投资者门槛过高,建议降门槛来说,我个人认为降低门槛的前提是要做好准备,防范于未然。去年新三板发生了很多风险事件,应先梳理出相应风险防范手段后再进一步降低投资者门槛。

  监管的精准定位是很关键的,不应该只罚券商。由于部分挂牌企业尚未形成规范意识以及信息的不对称,导致部分券商被监管、被处罚时并不了解情况。自从去年主办券商月度执业质量评价办法推出以来,部分券商的推荐挂牌业务都逐步停滞了。从这个角度来看,重罚机制没有出台前不应再呼吁降门槛,还应是精准追责。

  市场中存在很多投机倒把分子,比如一些黄牛机构乱倒票,并不是要否定老股转让,老股转让恰恰应鼓励发展,这类业务会为市场带来持续的流动性,但不能任由一些市场参与者乱搞,建立在信息造假、误导性推广的行为应被监管,精准追责甚至重罚。

  通过出击组合拳,完善监管手段,在挂牌企业和新三板市场逐步成熟的条件下,进行投资门槛、交易制度的适当调整。

  做市商现在的状态不容乐观,但这是阶段性的问题,我认为做市商存在几个问题应该改革,首先,做市商应在库存股的取得方式上做出调整,不应一味的参与定增,而应转向通过二级市场获取库存股为主。

  因为定增取得库存股之后做市商充当卖盘,而现行场市场缺乏买盘力量,继续重一级市场投入将造成供需的进一步不平衡,所以做市商应该在二级市场上多行动,增强市场信心;

  其次,要加强做市商的定价原则,报价义务应深化。

  做市商作为市场上最专业的定价商,最了解公司情况,理应合理定价,而不应随波逐流。在市场全面放开后,做市商作为隔离带,将是降低门槛、放开散户最重要的保护层。降低门槛的前提一定是制定精准追责制度,让做市商更好地发挥定价与保护功能。所以我认为,做市商才是市场现在和未来的关键。

  除监管方面,我建议新三板投资者要理性,买方要谨慎点,卖方要耐心点,中介机构的服务要创新点,所以这次在人员架构方面,我们都是从市场上从挖了一些精英的人才。

  新三板应该稳中求进,通过组合拳的形式来解决问题,同时做市商是具有特色的交易方式,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创新,在眼下关键的时刻,应该保护、完善它,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