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债券通”打开中国资本市场新视窗

张锐

2017年03月20日07:4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债券通”开通后,在场内交易下,内地投资者便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在港交所自由选择债券交易品种,并决定交易时机。

  李克强总理在3月15日答中外记者问时,释放出今年将在香港和内地试行“债券通”的重磅消息。当天,央行就及时跟进,表示将适时公布债券通的具体方案,同时港交所也发布公告称,将在两地监管当局的指导下,积极参与债券通的准备工作,并在未来适时公布更多细节。作为继“沪港通”、“深港通”和两地基金互认之后的又一重量级金融工具创新,“债券通”的推出,无疑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朝着更加开放的地带纵横深耕。

  开放场内交易债市

  从面向境外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和境外央行三类机构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到取消境外央行等中长期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市的额度限制并实行准入备案制,再到即将实施的债券通,中国债市在不足6年的时间内结结实实地迈出了三大步。其中,推出债券通,是中国内地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境内固定收益市场“三步走”中的最后一步。尽管如此,并不意味着中国债市的国际化嵌入深度达到了很高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境内债券市场余额约65万亿元人民币,位居全球第三。作为重要的投资主体,同期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的人民币债券余额约8530亿元,占比不到2%,不仅显著低于德国、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境外投资者在本国债券市场的占比,而且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如马来西亚、印尼、阿根廷、韩国相比,中国亦有不小的差距。另外,目前我国对境外资金开放的只是银行间债券市场,即所谓的场外交易,即便如此,在规模为57.4万亿元的银行间债市中,境外资金最多时的持仓量也不足2%。

  问题于是就出现了。一方面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没有额度限制,另一方面持有余额却一直偏低,足以说明外资参与场外交易的热情与活跃度并不高。观察发现,目前境外投资者仅可通过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渠道投资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即便如此,在QFII的所有投资组合中,目前也只有10%投资于内地债券市场,同时在证监会认可的37只内地香港互认基金中,只有4只完全投资于内地债券。显然,激发境外资金增持中国债券的积极性,必须打开场内债券交易市场。

  相比于银行间债券市场主要吸引境外机构投资者,场内债券市场将个人零售投资者也吸收进来,而且除了国债、票据、企业债券、金融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以及资产抵押证券等这些场外交易市场的品种外,场内债券市场还有可转换债券与认股权债券等可供选择。境外资金参与整个债券市场交易的活跃度势必因此提升。

  境内投资者可享红利

  根据联合国数据统计,目前香港FDI(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同时,外地投资者占港股现货市场总成交的比重为39%,资金自由港优势必将为“债券通”提供丰厚的土壤。因此,据渣打银行报告预计,开通“债券通”之后,至今年年底,境外资金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将增加到1万亿元。同时,摩根士丹利也预测,“债券通”推出之后,中国国债将在未来36个月加入全球主要债券基准指数,由此将激发2500亿至3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中国债市。

  与境外投资者一样,境内投资者也能分享到“债券通”的巨大红利。从境内整个债市的开放格局看,“引进来”的力度显然强于“走出去”,因此,目前境内资金仅能通过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和RQDII(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投资海外债券市场,主要方式是购买基金,而且不能自主选择债券品种、类别,以及何时买入卖出。但“债券通”开通后,在场内交易下,内地投资者便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在港交所自由选择债券交易品种,并决定交易时机。数据显示,目前香港债市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品种主要包括国债、企业债券、可转换债券和认股权债券等,而且对所有投资者开放。

  倒逼债市打破刚性兑付

  当然,“债券通”所能释放的能量并不仅仅体现在“通”的功用上,还能从总体上提高中国债市的基本质量。一方面,我国目前还是以机构参与的银行间债券市场为主,场外交易占比近九成,而运行“债券通”,不仅可以驱动场内与场外债券市场配置的均衡,更能带动投资品种与投资者结构的优化。另一方面,我国债券市场尤其是企业债市场存在着刚性兑付的投资习惯,虽然去年以来出现了一些债券违约,但远未实现市场化,由此导致我国债券评级失真情况严重,整个债市风险定价机制仍不健全。但有了“债券通”,境外资金便能在银行间债市之外的场内市场顺畅参与交易,相当于增加了债市的又一个资金定价机制,从而使得债券的真实价格能够更准确地反映出来,进而倒逼境内债券市场打破刚性兑付,结果既可培养境内投资者正确的投资理念,也能彰显债券市场的市场化本能。

  承载人民币国际化使命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突破,“债券通”还承载着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使命。人民币加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后,推高了各国央行对人民币资产配置的需求,由40多个国家持有人民币外汇储备增至百多个经济体,并以固定收益及债券配置为主,而“债券通”的推出,显然将更加方便境外央行进一步增持人民币资产。央行对人民币配置的增加,必然带动市场的正向需求。目前,人民币在SDR中的比重是10.92%,按照这一比例测算,未来海外至少有七八万亿的人民币需求,而满足如此庞大的需求,主要途径是开放在岸债券市场,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债券通”将成为维护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地位的中坚巩固力量。

  还须认识到,人民币的国际化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汇率环境,在这方面,“债券通”也能发挥平衡协调之力。目前我国外汇储备主要依靠经常项目的顺差所得,以及FDI和QFII与RQFII而形成,但伴随着“逆全球化”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泛滥,通过经常项目顺差产生外汇储备的通道可能越来越窄,其中今年2月份中国出现3年来的第一次贸易逆差就能说明问题。另一方面,由于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FDI的投资空间受到限制,同时QFII与RQFII也有投资规模约束,形成外储增量的后续力也不可放大多少。但通过“债券通”,境外资金在离岸与在岸畅通配置人民币计价债券的同时,央行也能快捷获得更多的外汇储备,从而增强针对汇率市场的干预能力,灵活调控人民币的市场浮动区间。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原创视频:创投那些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