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减税降费打破垄断 激发民间投资还需“洪荒之力”

倪铭娅

2016年08月15日13:48  来源:中国证券报

激发民间投资正成为中国经济稳增长的一个重要抓手。在国务院连续出手之后,民间投资增速降幅有所收窄,但企稳反弹尚难断言。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一些专家认为,激发民间投资还需使出“洪荒之力”,在减税降费、打破垄断等方面狠下工夫。

期待政策都能发挥实效

今年以来,国务院连续多次召开会议,发布多项文件,部署扩大民间投资工作。同时,派出督查组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效果如何?

从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看,民间投资增速仍在回落,但降幅收窄。1-7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2.1%,增速比1-6月回落0.7个百分点,回落幅度比1-6月收窄0.4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看,各地加大民间投资的工作还是有成效的。”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12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国务院专门下发上述《通知》,各地在积极落实,政策效应在继续发挥。

以广东省为例,在上半年全国民间投资仅增长2.8%的情况下,广东民间投资增速达到19.6%的逆势上扬。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广东省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民间投资的配套政策,推出了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的领域和范围、落实投资平等待遇等18条意见和36项实施细则,充分发挥政策对民间投资的杠杆作用。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策效力的发挥对民间投资降幅的收窄有一定影响,除政策效应外,制造业走势企稳也是一大因素。连平说,作为民间投资的主要集中领域,工业尤其是制造业近期出现平稳。今年3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从6.8%高位回落,最近几个月虽有波动,但增速一直维持在6%—6.2%之间,说明制造业呈现平稳态势,有利于民间投资恢复。另外,房地产市场对民间投资也有影响。房地产投资占民间投资30%左右,最近一二线城市土地成交量较大,一定程度上对民间投资有带动作用。

此外,连平表示,近期人民币贬值压力的减轻对民间投资有所提振。民间投资反映的是人民币中长期投资需求,最近一段时间,经过市场供求关系的调节,人民币贬值压力减轻,对民间投资有一定提振。

从中国政府网的“促进民间投资专项督察政策文件”来看,今年以来的相关文件已达16份。业内人士普遍期待这些政策措施能落到实处,打破阻碍民间投资的弹簧门、玻璃门。

回升需要一个过程

对未来数月民间投资情况,连平坦言,尽管民间投资降幅有所收窄,但仅从一个月的数据难以看出民间投资回升趋势,预计到年底出现平稳的可能性较大。

连平称,民间投资有“顺周期性特征更加明显”和“增速变化往往滞后”两大特点。目前出现的民间投资急剧回落的态势不会持续太久。如果未来人民币汇率能基本保持稳定、鼓励和扶持民间投资的各项政策能切实落实到位、国家能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的话,民间投资持续大幅度下滑,甚至出现零增长、负增长的可能就不大。未来3-5个月,民间投资可能会出现平稳。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发电量、工业增加值等先行指标情况看,未来民间投资会平稳一些,但其总趋势仍是向下的。原因在于,在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背景下,经济整体趋势是向下的,这种形势下,民间投资不可能再出现高速增长,而且民间投资增速回落,也是民间去产能的过程。

李迅雷认为,实际上民间投资增速自2012年便开始回落。数据显示,民间投资增速从2012年前的30%的增长台阶降到了20%的台阶。“民间投资增长的峰值已过,其后下跌的速度会比较快,这一现象在今年集中体现。”李迅雷说,另外,人民币贬值预期成为今年民间投资大幅回落的直接原因之一。受人民币贬值预期影响,民间资本更愿配置海外资产。从今年异常火爆的海外投资和海外并购基金销售看,民间资本对海外资产需求大。

为提升民间投资,政府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在李迅雷看来,短期内提升民间投资难度较大。“一定程度上说,民间投资下降有利于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府不能为了实现年度经济增长目标放弃经济发展的长远规划,更不能用简单的方法刺激民间投资回升。”李迅雷表示,尽管民间投资很重要,但激发民间投资是一个长期过程,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

政策需发力减税降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中国现行统计指标,看不到未来民间投资会出现回升。他说,从目前数据看,还不能确定民间投资和融资结构二者之间有明确的因果关系,特别是不能得出社融加外占的增长率下降导致了民间投资增长率下降。近期民间投资增速下降的一个解释是企业债的问题个案或者其他因素导致的风险溢价的突变。

宋国青认为,促进民间投资的方法之一是“让税务部门放假”。在赤字融资方面,未来向减税方面倾斜空间相对更大。

连平也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减税可以作为一个最主要的政策加以推行。由于降息降准的空间已经很小,在供给这一头减税、降费是具有实质性和针对性的举措,应该着力向前推进。此外,激发民间投资的一些结构性措施也应针对性出台,如进一步开放投资领域、进一步降低投资门槛、进一步加大民间资本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和优惠。

“尽管政府采取了多项举措来为民企降成本,但这些都是皮毛。”李迅雷说,就像2011年,政府为了控制通胀,取消蔬菜等农产品的公路运输费以降低运输成本,但这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运输成本是长期存在的,并没有因为新增了运输成本而导致通胀。因此,要激发民间投资还需靠改革来推动,包括方方面面的改革。例如,尽管现在贷款利率已经很低,但银行仍不敢向民营企业放贷,说明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

由于企业投资行为取决于对未来投资回报率的判断,投资回报率的提升关键在于经济增长和宏观环境稳定。因此,连平建议,未来经济增长、汇率预期、货币政策都要稳。同时,在政策力度上要“狠”。财政资源的使用力度可以进一步加大,使用速度也要加快。这可以使产能过剩治理在三季度有明显见效,预期也会发生显著变化。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