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中资出海避免卡壳三点建议

黄小鹏

2016年08月15日08:15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为了避免发生更多的这类事件发生,中国资本方面也要进行一些反思,对外投资从战略定位到具体策略都要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

先是,组建不久的新一任英国内阁宣布推迟批复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理由之一是担心中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而后,澳大利亚政府出面阻止中国国家电网和香港长江基建收购该国最大电网公司Ausgrid。其实,中国资本在国外收购过程中遇到“国家安全”方面的麻烦屡见不鲜,前些年中石油并购优尼科就因此失败,近期中国资本收购飞利浦照明、华尔道夫酒店、基德曼牧业公司等,也因这个问题要么遇到了麻烦,要么最终流产。

一国以“国家安全和利益”为由对某些贸易和投资作出限制较为常见,它并不违背WTO精神,问题是“国家安全”这个概念弹性太大,难以清晰界定,而目前运转基本失灵的WTO根本无力为此提供一个有效的仲裁体制。

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政治、文化仍然是横亘在全球化大道上的重大障碍。中资全球收购屡屡受阻,根本原因不在于经济方面,因为没有一个国家会愚蠢到拒绝那些能推动本国发展的外资,真正原因在于缺乏信任,媒体将这类事件上升为对中国的“歧视”,只会增加双方敌意,对解决问题无益。中国与欧美等国之间深度的经济交往也就短短十几二十年时间,相对于全球化的漫长历史来说实在很短,一些国家的人士对中国资本有不信任的心理,想想也不奇怪。要解决信任问题,除了继续进行深入的交流,增强互信之外,短期内还真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当然,为了避免发生更多的这类事件发生,中国资本方面也要进行一些反思,对外投资从战略定位到具体策略都要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

首先,要增强对投资东道国政治环境的认识,回避相应的政治风险。西方国家实行多党轮流执政,在投资考察过程中,不但要注意到政府的态度,而且要注意到政府之外反对党的态度,更要注重那些“沉默”的民意,不但要与政府打交道,也要与反对党和民间力量打交道。那些前届政府同意了但没有走完全部法律程序的交易,很可能在政府轮替之后遇到麻烦,陷入僵局,如果对此认识不足,有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如果项目最终失败,就要支付一笔巨大的沉没成本。

其次,对外投资战线不要太长。政企难分的国企在国内经常受到政府保护,其缺陷不容易暴露,到了国外市场经济环境下很容易暴露出问题。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过去20年的对外投资,一些国企对外投资还出现亏损。国企过多地参与对外投资,如果大幅亏损,容易损害国家利益。

除非是符合国家利益的最必要投资,国企境外投资应该谨慎。例如,此次参与英国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符合国际上核电发展的一般惯例,有利于提升中国核电产业的竞争力,这样的投资是合适的,遇到阻击应该去争取。

至于那些资源行业的投资,如果从更长远的时间周期看,也有很多替代方式,如市场储备,并不一定非要进行股权投资。如选择投资方式,则要以耐心在周期低谷进行,这样不仅经济上合算,而且遇到的政治阻力也会小得多。

第三,调门不要唱得太高。每遇到在西方国家的收购,国内舆论容易高调,还未建功就开始敲锣打鼓,一遇挫折,民间民族主义情绪就上纲上线,这相当程度上是自设陷阱,徒然引起国际市场的不信任和戒备。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