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ofo辦公樓屢遭催債人光顧   合作供應商稱業務合作早已終止

李喬宇

2018年11月09日08:11  來源:証券日報

“你是來要錢的嗎?”在丹棱soho3樓,有ofo工作人員對《証券日報》記者詢問道。

在得知《証券日報》記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員坦言公司曾有催賬人員上門,其本人也曾接觸過前來催賬的人員。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裡都是技術人員,採訪的話可以去對面(互聯網金融中心)。”談及是否還有其它辦公地點,該工作人員稱,據其所知“應該沒了”。

據了解,丹棱soho3樓是ofo搬離理想國際大廈的一處辦公新址,另一處則位於丹棱soho對面的互聯網金融中心。

辦公室尚未挂招牌

有寫字樓中介這樣向《証券日報》記者介紹理想國際大廈:,“因為出過很多有名的公司,有一定的品牌效應,所以租金要相對高一些,新浪、百度、土豆、ofo都(曾)在這裡辦公。”目前來看,新浪、土豆等公司早已搬離,ofo則因“租金到期”,同樣即將搬離這座大廈。

理想國際大廈曾見証了記錄著ofo的輝煌時代。據11月8日《証券日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理想國際大廈一樓大堂的指示牌上,還留有ofo的字樣,顯示ofo小黃車曾在這座大廈逗留位於這棟大廈的15層以及20層。曾幾何時,ofo曾經在這棟大廈裡一度坐擁4層辦公樓。但隨著租約陸續到期,ofo先是失去了理想國際大廈10樓以及11樓的使用權,此后又即將搬離另外兩層工作地點第15層以及第20層。

記者實地走訪注意到,理想國際大廈10層以及11層兩側的玻璃門緊閉著,門上已不再留有小黃車的相關字樣。至於15層以及20層,記者注意到,除了兩名拉著手推板車的工作人員進入ofo辦公區后,即便在午休時間,也難以見到其他工作人員出入。

ofo相關負責人此前曾告訴《証券日報》記者,ofo將徹底搬離理想國際大廈。“理想國際租約到期后,不留人了。”

距離理想國際大廈不到一公裡的互聯網金融中心是ofo搬家后的一個新的辦公地點。不同於此前坐擁一整層辦公樓的豪邁,ofo在互聯網金融中心與其它他公司共享一個樓層。

大廈內的工作人員告訴《証券日報》記者,ofo在互聯網金融中心的辦公地點此前就已設立,“但之前人不多,11月份才陸陸續續有人搬過來,目前大概有200人左右”。

上述工作人員同時告訴記者,目前ofo的辦公地點有兩個半層樓,除了位於互聯網金融中心的半層樓,在對面的丹棱soho還有半層。

記者隨后來到位於互聯網金融中心對面的丹棱soho發現,與ofo位於互聯網金融中心的辦公地點相比,ofo位於丹棱soho的辦公地點要“低調”得多,除了在大樓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顯示外,就連位於3樓的辦公區域門口也尚未挂出ofo的招牌。有丹棱soho3層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員對《証券日報》記者指出ofo的辦公區域,並告訴記者,ofo搬過來尚不到一個月,此前那塊辦公區域一直在裝修。

上述辦公區域出入的工作人員隨后先《証券日報》証實,這裡確實為ofo的另一處辦公新址,據其所知,除了互聯網金融中心以及丹棱soho的工作地點外,ofo目前尚沒有其它他的工作地點。

有供應商稱早已停止合作

據值得一提的是,在記者上前詢問一位走出ofo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身份時,該工作人員反問稱“你是來要錢的嗎?”該工作人員隨后向記者坦言,雖然屢有催賬人員到公司來,其本人也直接接觸過,但並未非發生劇烈沖突。

事實上,據《証券日報》記者了解,目前來看,ofo仍因資金問題陷入訴訟。此前,上海鳳凰發布公告起訴ofo所屬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稱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6815.11萬元。

上海鳳凰方面曾在今年10月底告訴記者,東峽大通尚未還錢,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進展會發布公告。但截至發稿,上海鳳凰尚未發布相關公告。上海鳳凰還公開向告訴媒體表示記者,因ofo欠款,上海鳳凰方面已經不再接ofo的新訂單。此外,有媒體報道稱,富士達以及飛鴿亦停產小黃車。

除了自行車供應商,另有電池相關供應商告訴《証券日報》記者,ofo尚未還錢,目前與ofo的交流僅限於賬款問題的溝通,至於業務往來早在半年前就停止了。該供應商同時告訴記者,據他所知,大部分供應商已經停止了與ofo的業務合作。

從資金緊張,到陷入債務糾紛,再到供應商停止合作。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稱之為多米諾骨牌效應,李易認為,供應商停止合作或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ofo供應商出現大面積停止合作,那麼將直接影響ofo車輛的維護,從而影響小黃車的用戶體驗,在投資人看來可能會更加危險。

在李易看來,對於ofo而言,保持運營或許並非最重要的事情。李易稱,ofo目前的當務之急還是做好剩余價值最大化,找到合適的投資人。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