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一場5G標准化的馬拉鬆:5G商用的幕后故事

張之穎

2018年09月11日09:02  來源:環球網

  劃時代的技術變革,需要無數技術人員的付出和努力。如果說5G是一次影響人類社會的技術變革,一如工業革命,那麼3GPP TSG RAN1主席陳萬士博士與眾多推動標准化制訂的產業伙伴們一道,成為了實現5G商用,從而影響社會,改變人們生活的重要力量。

3GPP TSG RAN1主席陳萬士博士/攝影:環球網記者 李浩

  5G商用:中國影響力嶄露頭角

  5G技術帶給通信與商業的新變革,好似蒸汽機帶給工業的沖擊:一秒下載高清電影的5G手機、現實沉浸感強大的VR游戲、無人駕駛的出行體驗……隨著5G商用的臨近,眾多中國終端廠商早已蓄勢待發,智能手機很可能成為人們享受5G的第一波福利。

  中國的移動用戶體量龐大,作為一個具代表性的市場,在5G時代,中國影響力嶄露頭角。中國在標准化方面的成長,特別在過去十年是有目共睹,陳萬士博士表示。

  “3GPP以開放、公正的架構向包括來自中國的成員們在內,提供了聆聽彼此聲音,共同分析市場需求以最終謀取共識的平台。”陳博士介紹道。例如,在5G標准化制訂、推動5G商用成為現實的進程中,終端及設備廠商包括華為、中興、大唐、小米、vivo、OPPO等都會聽取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運營商的訴求,而高通等底層技術廠商也會聽取各終端廠商的訴求,從而在技術制訂、標准化操作方面做出調整,”陳萬士博士告訴環球網記者, “我們都希望制訂的標准能夠商用,不是為了制訂標准而制定標准。”

  標准化的幕后故事

  陳萬士博士於2006年加入高通研發團隊,從4G LTE到近期5G NR,參與了系統設計、原型開發、落地部署與標准化工作。自2008年開始參與3GPP RAN1至今,作為一名擁有17年通信從業經驗的老兵,陳博士已經服務3GPP的標准化制訂超過了10年的時間。

  3GPP容納了全球通信產業人士,網絡運營商、終端制造商、芯片制造商、基礎設施制造商、學術界、研究機構以及政府機構等共同制訂5G標准,激烈的技術爭論時而有之。光是陳萬士博士帶領的TSG RAN1工作組,業界成員即超過500位,就很多技術細節共同討論。這樣龐大的人數,有時候連找一個適合的會議場地都是挑戰。

  2017年12月,3GPP發布5G標准NSA方案,隨后今年6月,3GPP5G標准SA方案出爐,而將在明年年底釋出的3GPP R16版本將更多的強調垂直領域的應用拓展。

  “3GPP聽起來是不易達成共識的團體,但實際上我們總是能夠達到共識。”陳萬士博士說。在採訪中,很容易感受到陳博士對於推動5G標准化的熱情。

  去年8月,3GPP TSG RAN1成員投票表決后,陳萬士博士當選工作組主席。其深厚的技術背景、任職經歷,以及對運營商、設備商、終端廠商技術需求的綜合理解,使他獲得了成員們的信任。此外,四年的副主席經歷也賦予了他營造開放、公平、有效地標准化制訂環境的經驗,使他成為工作組中主掌標准化項目的最佳人選。

  在寫下5G歷史的重要時刻,陳博士知道自己能把這件事情做好,並渴望參與更多。“在共識的機制下,以合作共贏為前提,開發出更好的產品,一起把5G產業做大,共同分享,這是正在3GPP中發生的事情。”陳博士說。

  採訪中,記者可以感受到,在推動5G標准化進程的這一裡程碑時刻,以陳博士為代表的3GPP成員們都有著一種正在書寫歷史的興奮與光榮。

  當然,標准化的過程其實充滿挑戰,這是一場消耗耐力、精力,需要毅力與智慧的持久戰。

  陳博士向記者解釋道,不同企業訴求各異,比如設備廠商在設計理念上,更強調時間的靈活性。但對於終端廠商可能又要從互操作測試的角度進行考量,而從運營商來看,則更側重考慮實際網絡部署的需要。

  “這是非常繁瑣和耗時的過程。大家坐在一起,整合不同的聲音達成協議。其中所考量的並不來自於某一家公司、某一個端口,而是整個系統不同廠商的聲音。你可以想象,即使是終端廠商之間,大家的意見可能也不一致。”陳博士表示。

  當3GPP的工作面臨挑戰時,有時需要借由小組線下討論,通過公式演算,將技術問題分析得更加透徹。如果這時還難以達到共識,就需要尋求一種方案,共同做出一定程度的讓步。在3GPP中,多數提案很難原封不動地直接被採納,經過討論,調整后新的方案往往都會比任何一方的原始提案更好。

  “3GPP有這麼多的聲音,有這麼多公司參與,工作量很大,能夠按期完成每個階段的標准制定,實際上是非常驚奇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也是讓我始終保持動力的原因。”陳博士告訴記者。

  一場5G馬拉鬆

  “要麼不做,要做就是100%把它做好。”這是陳博士的座右銘,也是他對孩子念茲在茲的囑咐。在他的字典裡,從來沒有放棄兩個字。

  自去年8月陳萬士博士當選RAN1主席始,至去年12月,非獨立組網(NSA)的5G NR規范需要在4個月內制訂完成。於此期間僅有三次會議機會,每次為期5天的會議,都要討論至少3000篇文稿,可見完成標准制定的工作量之大、時間之緊,很多人視之為不可能的任務。

  為了實現目標,陳博士進行了大量思考,深知必須改變工作方式,發揮團隊力量。

  首先,他根據不同的技術和項目,任命來自高通、華為、vivo等公司的成員擔任技術領導(feature lead)。這些技術領導們對各方的提案進行相關特性技術問題的總結,並主導線下討論,將不同公司的想法更好地提煉出來。

  “即使如此,在極富挑戰性的標准制訂進程中,工作組還是會常常遭遇眾多挑戰以及巨大的時間壓力。”排山倒海壓力來襲時,陳博士排解壓力的最好方式就是慢跑。陳博士每周至少要慢跑5次,通常會選擇在每天凌晨四、五點晨跑,他2016年慢跑的裡程總數達5000公裡。“現在由於3GPP RAN1主席的身份,工作量較大。出差較少的時候,每天可以跑到近20公裡,比如上個月我一共跑了近590多公裡,”他補充道,一般情況下,每周五天70-80公裡。

  跑步的晨間時光,幫助他冷靜思考,剖析問題症結源,然后再做思做出相應調整。“很多事情不一定一帆風順,會出現很多不如預期的狀況,經歷各類挫折,但是慢跑在鍛煉身體的同時,更重要的,是我可以通過跑步去很好地調整自己,給自己減壓,並進行冷靜地思考。”陳博士說。

  在重重挑戰之下,大家都知道最后的結果是,2017年底,非獨立組網(NSA)的5G標准如期完成。

  這位長跑健將不僅僅在生活中從未間斷地奔跑,也在工作上持續實踐他的馬拉鬆精神。

  陳博士指出,一旦設定一個目標,就要投入120%的努力。就像跑馬拉鬆,你要定目標,為了實現它,必須進行專門的訓練。在RAN1做管理工作也是一樣,設定目標和方案,有一個很好的長期規劃后,具體執行該方案,就一定可以做出來。

  如果做不到呢?記者反問。“如果做不到也沒什麼遺憾的,至少已經完全投入,因為最后的成功不僅要靠個人能力,要靠團隊的努力,很多時候運氣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5G的標准工作已於今年6月取得階段性成果,從標准上實現了從4G到5G的演進。從架構上來看,此前部署4G的運營商在向5G轉化的過程中,面臨原本4G核心網絡是否可以連接5G空中接口的問題。相同地,全新部署的5G核心網絡,是否要連接4G的空中接口;另外,移動終端需要考慮是否同時支持4G和5G,如何能與核心網絡進行連接等問題。R15版本在這些方面完成了共同的架構。

  現在,3GPP R16版本的演進正在繼續,它在R15基本、關鍵的框架的基礎上,強調了垂直領域的應用拓展,包括物聯網、免許可頻譜、衛星通訊、基於工業控制的高可靠性和低時延、移動終端上的低功耗等考量繼續延伸。

  3GPP是不斷拓展的成員驅動型組織,成果皆依賴於以RAN 1主席陳萬士博士為代表的等各方成員的共同研發工作、技術發明與相互協作。

  “作為3GPP TSG RAN1的主席,我希望能通過我的努力,聆聽各方面的意見,代表3GPP TSG RAN1將工作按期、高質量地完成,這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陳博士說。          

(責編:黃盛、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