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MOMO死亡游戲調查:不可過分娛樂化 防止被人利用

趙麗

2018年09月10日08:10  來源:法制日報

  MOMO死亡游戲調查

  業內人士建議不可過分娛樂化防止被人利用

  繼恐怖的“藍鯨游戲”后,又一款以引導自殺為目的的游戲進入人們的視野——MOMO challenge(MOMO挑戰)。

  有報道稱,海外的MOMO游戲導致阿根廷一名12歲女孩自殺,中國的MOMO卻被網友“玩壞了”。打開微博輸入“MOMO死亡游戲”,各路網友與MOMO的QQ聊天記錄鋪天蓋地而來。據了解,MOMO游戲會在線上尋找目標受眾,然后發布死亡任務,如果目標不完成任務,則會利用黑客技術找出目標的私人電話、家庭住址,對其進行騷擾。為了一探究竟,記者就這個叫MOMO的游戲展開調查。

  被惡搞的“死亡游戲”

  根據網警文章的描述,MOMO是一個類似曾經引起巨大轟動的“藍鯨”一般的自殺游戲,它會突然從屏幕裡跳出來,挑舋你參加一項挑戰。目前已有一名阿根廷12歲女孩死亡,警方認為與這個游戲有關。

  聽起來十分驚悚。

  而大家也確實表示不會參與,因為對於這個叫MOMO的游戲,大家的第一反應不是別的,是MOMO游戲中的恐怖形象看起來實在太嚇人了,看了之后完全沒有參與的膽量。

  按照現有的說法,此類游戲是通過WhatsApp上的號碼,讓別人主動添加它,然后它會發回一些暴力威脅信息,教唆玩家做一些可怕的挑戰,甚至泄露個人資料。

  現在在視頻網站上,可以看到大量視頻博主制作的自己聯系MOMO的視頻。有人說MOMO只是純屬惡搞的都市傳說,也有人說MOMO是內心陰暗的黑客報復社會的方式。但目前,在越來越多的網友甚至是未成年人眼中,MOMO竟成了惡搞游戲或者一個玩笑。

  查閱網上資料不難發現,網上拋出的聊天記錄幾乎都是對MOMO的調侃和嘲諷,類似“凌晨三點我等你”的挑逗類信息被晒到網上。

  記者通過微博以及一些問答平台私信了幾個“調戲”MOMO的網友。一名網友稱聊的是假的MOMO,截圖是從朋友那偷的,只是為了好玩。一名網友表明現在很多QQ裡的MOMO都是網友假扮的。MOMO游戲被很多網友娛樂化解讀,甚至還被做成表情包進行傳播。

  不過,在採訪中,也有網友反映,自己真的被MOMO盯上了,稱在半夜收到QQ好友申請,“對方話沒有很多,不斷地問我是否接受死亡挑戰。我就問對方MOMO是啥,能吃不之類的閑扯了一通,最后對方就把我拉黑了。我在生活中是一個比較樂觀的人,也沒有在社交媒體上發過輕生的言論”。根據這名網友提供的MOMO的聯系方式,記者在QQ上聯系了頭像為MOMO的人,但對方只是發來“自殺”的表情包,再詢問任何訊息均未得到回復。

  記者在查看相關話題時發現,網友沒有嚴肅對待,也沒有流露出對這個游戲太多擔心,反而以各種方式在惡搞MOMO。

  MOMO有個最顯著的特征就是挪用了日本一個叫Link Factory的人頭鳥身的姑獲鳥作為自己在社交網絡上的頭像,突出的眼球和詭異的表情讓人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十分詭異。但記者注意到,天馬行空的網友似乎沒有被這個形象給嚇到,紛紛發揮自己創意為姑獲鳥加上美瞳、口紅、蝴蝶結、貓耳朵等對其進行美化,稱“其實她好好打扮,還不錯”。這些網友戲稱,“在外國,MOMO逼你自殺。在中國,網友逼MOMO自殺。在外國,已經有人報警抓MOMO。在中國,MOMO報警抓騙錢的沙雕網友”。

  但還是有對MOMO表示擔心的民眾。

  “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MOMO也只是個雕塑,不存在什麼詛咒,希望廣大青少年不要嘗試,防止上當。”一名網友在微博中說。這名網友對記者說,“可以多多注意孩子的心理狀況,是否有自殘等傷害自我的行為,手機通訊錄是否和某個陌生號碼頻繁交流,但現在網上出現的MOMO大部分都是網友假扮的”。

  還有一名網友稱自己的弟弟曾經在一個游戲群裡與MOMO交流過,但因為弟弟英語極差,看不懂,一邊翻譯一邊回復,對方嫌太慢把他刪了,自己在發現后也讓弟弟從群中退出。還有一些網友對假扮MOMO和自作聰明去調戲MOMO的人表示“不作死就不會死了”。

  或被別有用心者利用

  那麼,MOMO游戲是否真的有其可怕之處?

  記者聯系到在一家游戲媒體從事內容工作的張凱(化名),他對記者詳細敘述了MOMO游戲的來龍去脈。

  “說實話,MOMO這個事情能有這麼大動靜,我覺得很詫異。之前的‘藍鯨事件’是確確實實發生了的真實存在的惡劣游戲,但MOMO不一樣。”張凱說,他注意到MOMO游戲是在今年8月2日,當時看到國內許多媒體和自媒體所發的新聞,但基本內容一致,把MOMO游戲定性為類似“藍鯨”的死亡挑戰游戲。“直覺讓我覺得很奇怪,然后我們就展開了分析”。

  MOMO的原型,是中國和日本古代傳說中的“姑獲鳥”。這種鬼怪是死去的孕婦化身,脫下羽毛成人,穿上羽毛成鳥,專門禍害小孩子。這與教唆孩子自殺的背景倒確實非常相稱。

  張凱等人對比藍鯨游戲和MOMO的游戲形式后發現,藍鯨游戲的玩法是50天完成50件事,而MOMO隻有一個凌晨三點給MOMO打電話,“然后呢?接下來發生最恐怖的事情就是會花掉話費嗎?顯然這缺少了很多東西,我們認為很奇怪,就繼續一步步往前推。”張凱等人在凌晨三點給MOMO打電話,發現“什麼事也沒有,基本是沒有接通”,整個事件走向讓人哭笑不得,可能因為國內與國外存在一些信息差,“據我們的調查,7月11日MOMO游戲在YouTube上火了起來,但我們這裡到8月15日完全沒有預兆地莫名其妙的真正火起來。信息差主要來自外網上的內容和我國自媒體,這之間有一些間隔,或者說是滯后。其實,MOMO這事兒根本不可怕,因為它就只是一個雕像而已。如果要說可怕,那還得是網友們傳謠言的能力可怕,聽風是雨很糟糕”。

  “后來,有少數YouTube上的博主利用特效制作了一些嚇人的視頻,被以訛傳訛,就變成恐怖游戲了。”張凱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網上那個流傳很多的視頻,內容制作者利用特效制作了MOMO的虛擬形象,所以他能打通電話,MOMO甚至會和他聊天,還會教唆他自殺,但這是他自導自演的惡作劇,因為這正是他自己所制作的視頻欄目‘凌晨三點打電話’系列的一個視頻,他本人也在視頻下評論稱‘到底有多少人認為這是真的,醒醒吧’”。

  對於有網友稱QQ上的MOMO能夠獲取對方的真實信息一事,張凱向記者發來一張情況類似的QQ聊天記錄截圖,並對記者說:“除了一些黑客,也不排除國內有些人無聊假扮MOMO,自導自演惡作劇給大家看樂子。”

  “我隻能說MOMO本身並不存在。假如,我是說假如,有不法分子假借MOMO名義去誘騙小孩子做危險的事情,那跟MOMO並沒有關系,事實上MOMO在國內現在已經完全被娛樂化了,大家也沒有當真。也許是經歷了藍鯨游戲以后,大家真的變理智了,但也要理性,不可以過分娛樂化,讓一些不法分子有機可乘。”張凱說。

  對於MOMO游戲,在北京從事心理咨詢以及康復工作的劉敏對記者說,她也注意到網上關於相關游戲的惡搞,“MOMO一定程度上是被神化了。我們更應該去關心那些抱著尋死的想法去玩這種游戲的人。但不難想象,那些被查出大量個人信息且自殘自殺的人,或許是隻能活在網絡裡而在現實裡不合群的人,他們也許本身就對生活失去了希望,且可能心理健康狀況也不佳。他們會自殺,只是想找個理由。這才是需要警惕的”。

  在劉敏看來,MOMO游戲和藍鯨游戲本質上應該是相差不遠的,其實這些游戲的對象就是那些對人生失去希望的人,給他們打一劑催化劑,同時以他們的隱私和親人的安全為威脅,推他們走向死亡,“一個真的不想死的人聽到有人說要傷害自己和自己的親人,恐怕會立刻報警。網上也有一些花式辱罵MOMO的圖,就是最簡單的例子,但那些消極思想還是值得警惕,不可過分娛樂化,尤其要確定這個游戲在未成年人當中是否已經很流行,因為未成年人的心智還是很不成熟的,比較脆弱”。

  最后,劉敏給出了四個字的建議:不要傳播。

 

(責編:黃盛、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