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多機構爭食萬億移動支付大蛋糕 市場格局悄然變化

2017年07月17日07:2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大巨頭相互角力、銀聯欲沖出重圍“重返”市場頂端、國際支付巨頭積極布局中國市場……各大機構正在爭食規模近20萬億元的移動支付市場。根據易觀智庫發布的最新數據,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188091.2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46.78%。易觀預計,到2019年,中國移動支付市場將達到百萬億元規模。

  快速擴張的市場,一方面,給參與者看似無限的機會,另一方面,激烈競爭也帶來無限的挑戰。在逐漸開放和監管趨嚴的背景下,中國支付市場的格局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兩強”爭霸

  無現金城市戰略成支點

  從中國市場來看,支付寶和財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機構佔據了大量的市場份額。隨著支付寶和財付通強勢擴張,其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發展空間正在被擠壓。

  易觀智庫發布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88091億,其中支付寶佔比53.7%,財付通為39.51%,二者合計佔比為90%以上。

  易觀支付分析師王蓬博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不管是支付寶還是財付通,目前都在往二三線城市縱深推進其場景的佔領,從而增加市場的佔領以及產品的打開頻率。”例如,支付寶正在全國推進其“無現金”城市戰略。6月28日,繼杭州、武漢、福州后,天津市和螞蟻金服簽署合作協議,宣布共同推進天津“無現金城市”建設,推動“互聯網+政務”智慧升級,預計今年年內,將逐步實現交通、醫療、教育、社保等領域的無現金化。與此同時,支付寶在杭州、成都上線了電子社保卡功能以及支付寶生活號和醫保打通等功能﹔在上海虹橋機場停車場,支付寶也讓用戶實現“無感支付”。這些支付方式的創新也推進了“無現金”城市戰略的實施。

  從騰訊方面來說,微信的用戶粘性加強了其移動支付的使用量。除了同樣打造“無現金”城市標杆之外,其主要策略則是和行業結合,推進其“無現金支付計劃”,例如加強與滴滴打車、摩拜單車、美團外賣等行業的合作。此外,微信支付還倡導發起“8.8無現金日”,是全球首個移動支付節日,希望通過號召網友使用移動支付,倡導更低碳、便捷的綠色支付方式。

  “支付寶和財付通各有優勢。支付寶在金融方面已經建立起了一套體系以及一系列金融平台戰略,背靠螞蟻帝國,例如余額寶、個人理財、螞蟻聚寶﹔而微信支付則具有社交的優勢。”王蓬博表示。

  除此之外,支付寶與財付通的競爭也從境內市場延伸到了海外市場。螞蟻金服推出了“螞蟻全球化”的概念,包括跨境線下業務、全球收全球付以及普惠金融全球實踐三大板塊。與此同時,在歐美、日韓、東南亞等26個國家和地區,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已經接入了12萬多家海外線下商戶門店﹔而2017年春節黃金周,支付寶跨境線下交易筆數同比勁增5倍。

  財付通方面,7月3日,微信團隊在日本東京舉辦首場微信支付境外開放大會,微信表示,目前支付旗艦店已擴至100家,並在會上宣布,上線微信支付境外開放平台,發布“WEPlan”跨境支付產品方案。微信支付團隊發布的數據還顯示,日本6月單日交易額峰值是1月峰值的40倍,微信支付筆數則是1月的16倍。

  銀聯發力

  能否“逆襲”待考驗

  “雙巨頭”格局一時難以被撼動,但國內移動支付市場也在發生一些明顯的變化,銀聯、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對於這塊蛋糕的瓜分欲望愈發強烈。

  中國銀聯一方面加快探索自身的轉型發展,另一方面通過與外部伙伴合作的方式不斷推出各類支付產品,這些行動均顯示出其“重返”國內支付市場頭把交椅的決心。與支付寶和財付通主推的“掃碼支付”不同的是,中國銀聯此前大力主推NFC近場支付方式,這其中包括卡片雲閃付以及與蘋果、三星等公司合作在國內推出Apple Pay、Samsung Pay等。

  實際上,與掃碼支付相比,NFC近場支付不需聯網或打開某個APP或喚醒屏幕即可實現支付,且由於採用了支付標記化(Token)技術,安全性也很高,但是從實踐來看,盡管銀聯也通過各種營銷手段來進行推廣,但效果差強人意。

  以Apple Pay為例,2015年底,中國銀聯和蘋果公司宣布合作,將在中國推出Apple Pay。目前一年半已過,雖然銀聯和蘋果公司從未公布過Apple Pay的具體交易數據,但不少業內人士反映,這一新興支付方式在中國市場“雷聲大、雨點小”。

  《經濟參考報》記者隨機採訪了多位蘋果手機使用者,部分受訪者表示使用很方便,在Apple Pay指定可用的店鋪,隻要一個指紋就能解決支付問題。但更多的人表示,盡管安裝了,也很少使用,其更習慣使用微信或支付寶。還有部分受訪者雖然使用蘋果手機,但並未安裝Apple Pay,他們同樣認為現在的支付方式已經足夠方便。

  我愛卡首席研究員董崢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基於手機設備的雲閃付對於手機硬件本身又提出了要求,手機隻有具備NFC近場支付功能才能支持雲閃付,盡管在安全程度上更強、支付場景也很全面,但大部分公眾並不會因為一個功能而更換手機。”

  而在近日,為了補齊自身短板,銀聯再度發力,聯合40余家商業銀行正式推出了銀聯雲閃付二維碼產品。銀聯表示,另有近60家商業銀行正在加緊測試並即將開通,年內其他主要銀行也將基本實現全部開通。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薛洪言表示,銀聯加入掃碼支付可快速彌補其在線下小額支付場景中的缺位,提升客戶黏性,鞏固其在大額支付場景中的優勢。

  不過,這次銀聯是否能夠聯合銀行實現逆襲,仍有待市場考驗。有業內人士分析稱,支付寶和微信投入大量資金通過長期的線上線下活動一直在潛移默化地培養用戶的消費習慣,現在已初見成效,而銀聯這時再去改變消費者的支付習慣,確實存在一定難度。

  董崢坦言,銀聯確實面臨較大的市場競爭壓力。“銀聯和支付寶成立的時間其實差不多,前后差不了兩年,但是中國銀聯在發展還未完全穩定下來的時候,就趕上了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互聯網企業本身創新就快,而支付企業則相對較傳統,銀聯相當於是被互聯網企業帶著跑起來的。”他說。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未來銀聯應該把更多資源放在二維碼支付產品上。王蓬博表示,銀聯迅速推出二維碼支付標准和相關產品實際上已經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銀聯應該聯合銀行迅速重點推出二維碼支付產品,拓展重要的高頻支付場景。

  不過,董崢表示,銀聯也有自身優勢,那就是支付方式執行的安全標准很嚴格。“銀聯在想各種辦法突破的同時,更要穩扎穩打,維護好現有客戶群體,並始終把資金安全放在第一位。”他說。

  市場開放

  國際巨頭瞄准中國市場

  伴隨著國內市場的進一步開放,一些國際支付巨頭未來也將有機會在中國市場大展拳腳,這也將給移動支付市場帶來更多可能性。

  此前的2016年6月,為落實國務院《關於實施銀行卡清算機構准入管理的決定》,依法有序推進銀行卡清算市場開放,央行會同銀監會日前發布了《銀行卡清算機構管理辦法》,《辦法》明確,符合條件的內外資企業均可申請成為銀行卡清算機構。而就在最近,央行最新發布了《銀行卡清算機構准入服務指南》(下稱《服務指南》)對銀行卡清算機構准入的申請、開業准備工作進行了進一步細化。這意味著,中國銀行卡清算市場對外資的開放已進入實操階段。

  以Visa和萬事達為代表的國際支付巨頭長期以來持續關注中國市場的變化,並時刻准備著加深在中國市場布局。在尚未拿到人民幣清算牌照之前,國際卡組織的業務集中在跨境支付領域,跨境旅游和“海淘”業務也成為其布局的重點。而未來一旦拿到牌照,其業務的深度和廣度都將擴大。

  萬事達卡組織表示,“我們正在研究《服務指南》,並期待利用我們的全球支付網絡、更廣泛地為中國消費者和商家提供便捷、安全和智能的支付體驗”。Visa大中華區總裁於雪莉在近日舉行的2017“世界移動大會·上海站”上也表示:“中國是世界最大的移動支付市場,也是最具創新活力和創新人才的市場。Visa期待能夠與更多優秀的國內創新企業和個人合作,打造立足本地、面向全球的互聯互通創新支付應用,助力未來商務的發展。”

  中國的支付機構創新非常多,甚至很多創新已經走在了國際投行的前面,這引起了國際支付巨頭的關注。針對二維碼支付,Visa公司亞太地區高級副總裁兼數字解決方案部負責人Chris Boncimino表示,“Visa可以依靠自身網絡的優勢,將二維碼這樣的支付形式在更多商戶、金融機構和消費者之間進行規模化。而規模化的基礎就是標准制定。Visa願意為國內產業提供符合全球行業標准的二維碼標准,從而推動二維碼應用在國內的規模化普及,並與國際接軌。”

  業內人士表示,國際支付巨頭的進入對於中國支付市場將大有裨益。董崢告訴記者:“中國銀聯通過15年的發展,不論在發卡量還是自身體量上都達到了一定量級,但競爭力到達何種程度,還需與國際上的對手進行過招檢驗,Visa和萬事達都有很悠久的歷史,通過與它們的競爭,銀聯應當取長補短,借鑒和學習它們成功的經驗。”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支付巨頭進入人民幣清算市場也意味著由卡組織代表的“四方模式”與支付寶等代表的“三方模式”的進一步競爭。目前國際卡組織和銀聯都採用“四方模式”(卡組織、發卡行、收單行、商戶),但是在中國,非銀行支付機構都直連銀行,繞開卡組織進行網絡支付,即採取“三方模式”。去年,中國銀聯與Visa在上海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在支付創新、支付安全及金融普惠等方面展開合作。雙方均表示,將聯手加強對“四方模式”的堅守。

  競爭加劇

  “創新”和“安全”謀求平衡

  易觀預計,到2019年,中國移動支付市場規模將達到1039905.8億元人民幣。業內人士表示,未來超過百萬億規模的移動支付市場競爭態勢將更加激烈。此外,在中國移動支付市場不斷創新的同時,與此相關的安全問題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此前在公開場合發言時表示,由於互聯網的虛擬化、支付服務的移動化、參與主體的多樣化,支付風險呈現蔓延速度快、隱蔽性強、潛伏期長、外溢效應明顯的特點,支付行業在敏感信息保護、客戶資金安全、業務連續性等方面面臨較大壓力。

  在這樣的背景下,監管部門也出於防范風險的角度,加快對支付市場的整肅。在政策方面,今年1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新規,表示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客戶備付金轉由央行監管。另外,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央行明確表示,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機構,央行將重點做好對現有機構的規范引導和風險化解工作。最近一段時期,多家不合規、存風險或未實質開展業務的支付機構牌照已經被央行收回。

  監管部門除了整肅支付機構和支付市場外,也在力推一些行業標准和技術,以提升整個支付體系的安全指數。去年,央行下發了《中國金融移動支付 支付標記化技術規范》,發布了支付標記化技術的行業標准,力圖從遏制信息泄露的角度來防范風險。

  對於監管的加強,王蓬博表示,“政策越嚴格,正規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將越受歡迎,與此同時,這些政策會促進行業集中度,在備付金集中存管和嚴格監管實施之后,此前存在的套牌、二清或靠備付金利息存活的企業將會淡出市場。”

  另外,備受關注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台(下稱“網聯平台”),在經過3個月試運行后,也於近日順利通過階段性生產壓力測試,正式啟動切量。網聯平台啟動后,支付機構的線上支付通道今后將直接通過網聯平台與各家銀行對接,資金清算將實現規范化、透明化、集中化運作,資金安全將得到進一步保障。

  支付市場發展迅速,而各個市場參與者也都在“創新”與“安全”之間小心地做著平衡。於雪莉表示,“負責任的創新”是Visa一貫秉承的原則。安全是不可以讓步的。Visa要做的不是在創新之后來考慮安全如何保障,而是將安全作為創新的第一步。

  支付寶相關負責人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從2004年支付寶成立以來,支付寶和螞蟻金服一向注重系統交易安全和用戶信息安全等。2005年,支付寶首倡“你敢付我敢賠”,對用戶被盜情況給予賠付,2014年,支付寶推出賬戶安全險。在支付寶多重安全保障下,支付寶的資損率目前約為百萬分之一。

推薦閱讀:

房地產的當下與未來

共享經濟:一場顛覆人類交往規則的新革命?

ofo聯合創始人於信:希望用一個APP打開世界所有單車 

電商“舊病”未愈又添“新症”:“同款更低價”被“証偽”

 

 

掃碼關注“人民創投”公眾號

(責編:黃盛、賴悅)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投資·新三板

熱讀榜

二維碼